笔趣阁 > 旅行体验师 > 第七十六章 樟木口岸

第七十六章 樟木口岸

作者:石涧敲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前往樟木口岸的路上,有人热热闹闹的说有生之年不如去爬一次珠峰吧,王石一个老头子都能上得去,听说上面还有联通手机信号,现在上去一趟,还不是跟玩似的。

    与此同时,车载电视放起了一部电影《绝命海拔》,影片过半,一车人都安静下来,感受到了8848对凡人不自量力的嘲笑。

    为了缓解气氛,车上的人们决定说一些旅行中的趣事,轮到顾淼的时候,他说起在长安遇到的事,那个售票员假装看不见他,还有法门寺一个和尚不收钱,送他一本小册子。

    洁南忽然说:“那个小册子能给我看看吗?”

    顾淼从随身的背包里找出那本册子,本来没想带着它,回金陵之后,反正很快又要出来,行李就没怎么收拾,就让它留在身边了。

    “这是梵文,吽。”洁南把小册子还给顾淼。

    “起哄的那个哄?当什么意思讲?”

    洁南解释道:“《济公》看过没?济公时常念的唵嘛呢叭吽。每一个字都代表着不同的意思,吽是净除地狱嗔恨,断热寒苦。”

    “谁恨我?”顾淼颇有兴致的问了一句,虽然他心中想的是第二句话“断热寒苦”,那不就是治感冒?

    “你是不是一下子去过太多的坟地和寺庙了?”

    被她一说,顾淼只觉得背后嗖嗖冒冷气,这段时间的确是去了不少陵墓和寺庙,不过他还是不明白:

    “去坟地我还能理解,去寺庙不是应该沾点灵气,更加邪秽不近吗?”

    洁南笑着说:“这个我不是太懂,只是听人说,如果本身不是高僧大德,沾了太多灵气,孤魂野鬼还以为你也是个能超度他们的,于是都来找你了。”

    一说到鬼啊神啊的灵异事件,人民群众在紧张之余还带着兴奋,兴奋之余忍不住想要参与。

    从旅行故事大会,变成了在旅途中遇到的灵异事件大会。

    顾淼适时打开直播,为了防止胆小的粉丝被吓死,他还特别贴心的在TAG上写了“恐怖”“惊悚”“胆小勿入”,结果几乎是秒进了上千人,并且进入直播间的人还在不断增加。

    除了一些半夜听见声音,感觉到床动,鬼压床之类的常规故事,还听到了一些类似于死去的长辈托梦,说有件旧衣服的口袋里还有四百块钱,去找了还真有之类的事情。

    坐在车后的一个姑娘说起一件事:“我爸在冬至的时候,忽然梦见去世二十多年的爷爷在地府当上公务员,骑了个破自行车来,说地府要搞捐款。

    几个同事都出差了,他打算替他们捐上,但是身上钱不够,于是来找我爸,让他烧点钱下去。”

    车上的人议论纷纷:

    “地府捐款给谁啊?”

    “同事还出差?勾魂使者?”

    “会不会是跨国交流?比如跟哈迪斯?”

    人一多,歪楼是一件难以避免的事情。

    于是,从灵异故事,又歪到了各个公司报销凭证审核的问题上去了。

    顾淼则是好奇的又问洁南,她经常在路上跑,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洁南摇摇头:“以前公司里请过大师来,顺便帮我看了一下,说我煞气太重,鬼神不侵。”

    “你们公司还请大师?!”顾淼很难把建筑设计院这么严谨、科学的地方和封建迷信挂勾起来。

    洁南笑着说:“嗯,不然我也不知道那个字是什么意思,我们接过商业楼盘和住建项目的,越有钱的人,越相信这些,很多公司前台都放着一大缸金鱼,那不是为了好看,是为了风水。”

    看着顾淼不可思议的表情,洁南又继续说:“我们学校还有风水课呢。”

    “啊?怎么还有这种课?”

    “对啊,我们学校有帝陵相关方向的。”

    想起她刚刚说的话,顾淼问:“学帝陵的人,有遇到阿飘吗?”

    “呵呵,我们学校就在万人坑上面。”

    “……”

    “也没什么,这种地方一般都是军营和学校,从风水学来说,军人的阳刚正气,圣贤书和年轻人的朝气,都是有压制效果。

    学校里也有不少这些段子,不过我反正什么都没看见。

    阿飘再可怕,也没有流体力学可怕,我挂了一回,补考都是勉强过的。”

    一路欢声笑语,就到了樟木口岸。

    在这里使用华夏币兑换尼泊尔卢比是最划算的,比机场要多一到一点五个百分点以上。

    顾淼不知道要换多少,想了想毕竟是出国,万一换得不够了,到时候穷得只剩下华夏币了,人家又不认,岂不是很尴尬。

    于是多换了一些,一激动,换了十万卢比,瞬间暴富。

    在口岸,可以看见许多与内地人,甚至与高原人都不一样长相的南亚人种。

    说着咖喱风味的中文和英语。

    强悍的尼泊尔女人们,头顶着巨大的筐子,或是头上勒着要根带子,带子后面是十箱看起来很重的东西,淡定的走来走去。

    据说她们可以毫无压力的顶着九十多斤的东西。

    顾淼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觉得自己伏案工作造成的脆弱颈椎,最多只能扛起三分之一的重量,说不定还得更少些。

    第二天一早9:30,樟木口岸开关,热闹非凡。

    马路两旁还有两国边民各自摆摊做小生意,聂拉木的华夏居民可以持边境小额贸易通行证去尼泊尔边境,对面的尼泊尔人也可以进华夏地面,但是不能出聂拉木。

    两国的不同风格在友谊桥显得泾渭分明。

    华夏一侧整整齐齐,车排队,人排队,井然有序。

    尼泊尔这一侧,各种姿势停放的车辆横七竖八,而且还以小集装箱卡车居多,随便往路中间一横,堪称铁索横江,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从华夏出关顺顺当当,

    跨过友谊桥之后,顾淼痛苦的背着登山包,满世界找尼泊尔的入境处,房屋完全没有任何明显标识,只能看见哪儿人多就往哪儿扎。

    坐在柜台后面的人没有穿制服,顾淼递上护照,那个人翻了几下,看了他一眼,用标准普通话说:“二十块。”

    传说中的公然要小费!

    记得车上有人说,如果死扛着不给的,就被要求等在一边特殊处理。

    顾淼不想给,于是决定挑战一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在一旁就当是进行人类不同性格的观察。

    果然被晾在一边了,在他等待的时候,看见有人在尼方边检的要求下给了二十块。

    还有人主动在护照里夹了一百块,说何必为了这么一点钱浪费时间,他是做生意的,时间宝贵。

    后面又过来了几个人,他们是东南沿海某大省签发的护照,尼泊尔人一看,招招手,让他们去办公室里单聊。

    连钱都不谈了。

    顾淼以前也知道这个大省的人想合法获得签证一向都是地狱模式,没想到连尼泊尔这种小国都对他们限制。

    等一波人过完,顾淼觉得该观察的也观察完了,该查到的单词也查到了。

    于是他走过去,用刚刚在某翻译软件上学到的句子,要求对方出示收取20元钱的依据。

    大概也是看出他不会给钱了,于是对方大方的在护照上盖了入境章,挥挥手,让他赶紧滚。

    终于做到了——入境方式:合法。

    在边检口外,到处都是中巴、出租,还有大巴。

    中巴和出租都需要等人,大巴看起来完成度高一些。

    等顾淼兴冲冲的跑过去一看,发现这趟已经满了,他正打算等下一辆的时候,尼泊尔司机热情的向他招呼。

    虽然一个字也没懂,不过大概理解了意思:还能坐一个。

    看了半天,车里已是满满的人头,顾淼以为是司机看花了眼,于是摆摆手,示意车已经坐满。

    司机继续热情的跟他比划,指着车顶。

    顾淼抬头,这才发现车顶上不仅坐着包,还坐着人。

    人还不少,

    有背包客打扮的中国人,

    有小贩模样的尼泊尔人,

    既然大家都上了,

    那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长这么大,也没在车顶上坐过,这么有趣的事,不如体会一下。

    顾淼脑中的樟木到加德满都一路,一定是平平坦坦、车速适中、稳到不行。

    怀抱着美好的梦想,他向车顶爬去,

    车顶上的人们向他伸出热情的手,将他拉上去坐好。

    长途车缓缓开动,向着加德满都出发。

    =============

    说明:

    1、尼泊尔地震后,樟木口岸就封关了,至今仍不能走。如果想从陆路通关,需要去吉隆沟口岸,两边离的不远。

    2、文中所写是距近十多年前的尼泊尔王国时期,因为那会儿发生了许多事,比较刺激。因此物价相差甚远,不可以做现在的参考。

    3、有些地方,在2015年4月25日的地震塌了,至今没修好。想去的地方,还是趁早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