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旅行体验师 > 第344章 腐国第五天

第344章 腐国第五天

作者:石涧敲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吸引定律”,又名“孕妇效应”。

    大体的意思是,当女人怀孕的时候,她会觉得满大街都是孕妇,还有同理可证的是自己穿了一件某颜色的衣服,会觉得满街的人都穿的是这种颜色的衣服。

    顾淼开始旅行之后,感觉自己身边随便一个活的都在旅行,或者早已去过。

    “你怀孕了。”沙蓓蓓嘲笑他。

    沙蓓蓓所在的国企,因为招收条件比较苛刻,能进来的不是这个的小姨子就是那个的二表妹,要么就是简历牛逼吊炸天的妖孽,以及这位妖孽如果混的好,那一定也是you know who引荐的,否则累死也很难升职,因为轻松愉快的好活根本就轮不着他,接手的都是狗屁倒灶破事,做好是应该,做不好就背锅的那种。

    简而言之,基本上都是本地人。

    他们的人生追求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挂在嘴上的话就是国内什么都有,要看什么景看不着,要巴巴的跑国外受那洋罪?

    沙蓓蓓请假的理由都是去男朋友家探望男朋友的父母这种符合企业价值观的东西,否则……旅游?呵呵!

    不务正业,玩心太重等等罪名就扣上了,哪怕扣这个罪名的人自己是个什么事都干不好的沙雕。

    所以,沙蓓蓓才会说顾淼是孕妇效应。

    顾淼感到很委屈。

    他还没去南极的时候,发现朋友圈里有三个在海上。回来后,发现在船上认识的一对夫妻是自己小学同学的中学同学的大学同学的朋友。船上的向导是船上一位中国姑娘的学弟。

    在俄罗斯的火车上与前同事的前前同事相会,在贝加尔湖边上撞见了自己的前前同事。

    在大象咖啡馆吸罗琳欧气的时候,有一个朋友建议他往前走走,说那里是他曾经为了不挂科而战斗过的地方,那位朋友竟然就读于爱丁堡大学。

    另一个在冈仁波齐一起爬山的朋友建议他去the dogs餐厅尝尝,他曾经在爱丁堡做交换生。

    至于在格拉斯哥、曼彻斯特、牛津、剑桥之类读书的怪物更是数不胜数,他们给顾淼无数建议,让他去这去那吃这吃那。

    顾淼有一种“全世界人都去过英国了,除了我是第一次来”的谜之感伤。

    所以,真的不是因为他怀孕,哦不,因为他去了英国才这么感觉的,人家是真的都去过啊。

    大家都去过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给出有意义的建议。

    比如沙蓓蓓喜闻乐见的见鬼故事。

    可能(一定)是因为发音不准,所以昨天沙蓓蓓叫了半天的bloody mary,镜子里还是啥都没有。

    为了安慰这个不开心的女人,顾淼到处找人打听传说中的闹鬼传说。

    朋友:“剑桥大学!每年5月29日准时闹鬼!”

    顾淼:“可是我们5月28日就走了。”

    朋友:“牛津大学有无头大主教。”

    顾淼:“但是闹鬼的那个学院这会儿是考试季,闲人勿入,我看与鬼相比,学生们更怕挂科吧。”

    朋友:“杜伦大学有个学霸鬼,以为自己不及格就自杀了,结果分数下来他还是第一,一口怨气不散,四处瞎蹿。”

    顾淼:“他看见我这个学渣,可能出来的兴趣都没有了。”

    在爱丁堡大学读书的朋友:“在爱丁堡,满街都是鬼!你还要去别的地方找什么啊!我的宿舍!就是监狱改的!你在皇家一英里那里找找,有个穿斗蓬的,卖地下监狱的参观票,你可以去看看。”

    这个可以有!

    沙蓓蓓对这种事一向也充满兴趣。

    这一天的天气延续了前一天的阴云密布,午后下起了连绵细雨,无耻的太阳在黑沉沉的云层里时不时的露个脸,以示自己还在上班,要拿一天的工资。

    爱丁堡是一个目睹过历史上很多腥风血雨的城市,集中了凶杀、瘟疫、酷刑、盗尸人等各种恐怖元素,据说数以万计的亡灵每天游荡在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里。

    在文艺复兴时期前那段黑死病肆虐的岁月,当局为了控制病情,把所有病人集中关在旧城区的玛丽金街道,不给食物和水,还将门窗钉死,让人就这么死在屋里,成为冤魂。

    爱丁堡城市内的军事监狱也曾囚禁过拿破仑的士兵,据说墙上仍留有法国军人抓挠的痕迹。

    苏格兰的玛格丽特女王抢王座失败,血腥玛丽被童贞女王弄死,也死在爱丁堡。

    要数量有数量,要质量有质量,闹鬼的档次都不一样。

    卡尔顿山上,曾经有个监狱,经常有人被绞死吊死,就在沙蓓蓓与顾淼认真的分析绞死与吊死到底有什么区别的时候,另一个令沙蓓蓓更加感兴趣的事情出现了——在监狱废弃之后,有很多GAY会到山上来啪啪啪。

    “Emmmmm……”沙蓓蓓摸着下巴。

    顾淼让她死了这条心:“这么冷的天,还下雨,谁会脱光了在这啪啪啪啊。”

    “这你就不懂了,谁说啪啪啪一定要脱光?”

    “不脱光你看啥啊?”

    沙蓓蓓陷入沉思,然后认为顾淼说的很有道理,遂决定从狂风大作的卡尔顿山下去,走着走着,看见了类似雅典娜神庙的建筑物。

    只有光秃秃的柱子。

    这就是苏格兰的国家纪念堂,纪念跟拿破仑撕逼的时候死掉的士兵。

    只有这么几根柱子,不是因为建好后遇到了什么浩劫,而是……当时修的时候,修着修着没钱了,于是,就真的不修了,再也不修了,就这么几根柱子,大家凑和看看吧。

    因吹丝挺。

    传说中,在这里的游客也很容易见证一些灵异的事件,比如身边的东西不翼而飞,或者是总感觉有人在拉扯自己的衣袖,又或是感觉碰到很软很软的物体。当地人总会对你说,你可能遇见了那位著名的小姑娘:一个名叫安妮的小女孩鬼魂,

    父母1645年将生病的她遗弃在这里。

    她的鬼魂每天都会穿梭在游客群中。

    “这真的不是小偷吗?”沙蓓蓓的大脑飞快的从灵异片转场为警匪片。

    顾淼决定让沙蓓蓓从一而终,灵异片就好好的灵异,别转来转去的跟国产恐怖片似的。

    目前,捉鬼之旅已经成为爱丁堡最时髦的玩法,一般会由当地资深导游带队。顾淼当然就报名了。

    宣传广告上是这样说的:一般设在爱丁堡的古老建筑或阴森街道;撞鬼的旅程中,会经过专门处死女巫的女巫法场,曾经堆积过尸体的停尸房,地下城的入口,野外坟地,地下墓穴,会动的食水兽,可以打开的铜像密道等,每一个地方都会与历史上的故事相契合,还原每一个历史场景。

    撞鬼活动是八点开始,一个半小时结束,可是苏格兰九点半的天空,还有些蒙蒙亮,实在难以让人沉浸到闹鬼的气氛里。

    顾淼与沙蓓蓓两个人在撞鬼活动里,一马当先,紧跟在导游身后,对所有的恐怖布景都表现出了十二万分的兴趣,别人避之犹恐不及,他俩不停的往上凑,就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原理。

    活动结束后,天色终于暗下来,两人决定走一条之前没有走过的路,穿过了无人的小巷,又穿出了一个门洞。

    道路的尽头,是哈里路德皇宫。

    夜色沉沉,雨夜的道路上升腾着浓重的雾气,一片白茫茫,沙蓓蓓轻声的说:“现在,我感觉到,这里就是中世纪开膛手杰克出没的地方了。”

    顾淼大煞风景的说了一句:“杰克是伦敦扛把子的,那会儿苏格兰还跟他没什么关系。”

    杰克凶不凶,顾淼不知道。

    沙蓓蓓很凶,顾淼很清楚。

    虽然这里算得上是主干道,可能是因为天气的缘故,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

    事实上,英国许多人都睡的很早,在别的国家旅行时,不管是西班牙还是柬埔寨,酒吧能一直轰鸣到凌晨,就算是冷的要死的挪威极夜的酒吧,飘雪的凌晨一点,还有许多穿着暴露的年轻男女在酒吧门口露天排队。

    但是,在伦敦和爱丁堡,十点钟就一片寂静,这让两位中国神仙都很不适应。

    也可能这是古代的习惯,中世纪的时候,英格兰和苏格兰的人都会在晚上十点之后往街上倒屎尿,往外倒的时候,会大喊一句什么。

    传说中,英国绅士们下雨不打伞,却带伞的原因就是这个……他们不是挡雨的,是挡屎尿的。

    所以,十点钟对他们全国来说是个门禁时间,除非不得已,谁也不想在漫天的屎尿中行走。

    青板砖路被雾气润泽的又油又亮,前方是荣军院,英国对残疾和退役的士兵给予了非常强大的优待,在荣军院的后面,就是一大片山坡,坡上是墓地。

    再走走,是哈里路德皇宫,面对着皇宫,是丁字形的路。

    远远的,顾淼看见,在皇宫前面,有两个人站在那里,三角架上相机对着不是王宫,而是王宫外侧小房子,显然是在拍照。

    大半夜的,也就只有二逼游客会跑出来拍照了吧?

    而且不拍地标建筑,而是拍旁边的房子?这就很奇怪了。

    顾淼的内心浮现出了无数想法:“英国脱欧成功!”

    “英国现任首相梅姨辞职了。”

    “因为英国想脱欧,所以苏格兰又在闹独立了。”

    “苏格兰悄悄咪咪的已经独立了!”

    “明天苏格兰就向英格兰宣战。”

    不管是什么,都是历史性的一刻,顾淼很激动,他先对着这两个人拍了一张照片。

    将来这就是“苏格兰历史的记录者”的人物照了。

    再走近一些,顾淼看清了这两个人,这是一对高瘦的西方中年男女,他们穿着深灰、黑色、款式保守衣服,身姿形象有非常明显的良好教养气质。

    “我感觉他们好像在拍电视剧哦。”沙蓓蓓轻声说。

    “什么电视剧?”

    “《唐顿庄园》或者是《神奇动物在哪里》,反正不是现在这个时代的感觉。”沙蓓蓓的声音又轻又细,刚刚在见鬼之旅里天不怕地不怕的顾淼,觉得自己背后起了一层白毛汗。

    顾淼看到他们正在认真观察小房子,不时摁一下快门。到底在拍什么呢?在他们摁快门的时候,顾淼也同样对着小房子摁快门。但是小房子依然黑灯瞎火,什么动静也没有。

    终于,顾淼忍不住了,用英文问:“你们在拍什么?”

    男人看看他没有说话,女人笑笑用怪怪的英文说:“我们在拍小房子。”

    发音很清晰,只是她的英文不像平时听到的英国口音,也绝对不是美国口音,不知道什么口音。

    顾淼虽然英语不好,但是放眼全世界,东至日本英语,南至印度英语,至于中国的许国璋也好,黄波少儿英语也好,也算得上是听遍全世界了。就是死活听不出这是什么调。

    “你们是专业摄影师吗?”我接着问。

    男人看看他,略微有些腼腆地笑笑,以偏低的中音说:“不是。”

    “新闻记者?”苏格兰一直憋着劲要闹事,兴许他们有第一手资料?

    “不是。”女的瞟了一眼男的,笑着对顾淼说道。

    “小房子里有事情吗?”沙蓓蓓也忍不住问道。她也感到好奇了,因为那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类似门卫的房子。

    男人不屑地看了他们一眼,可能觉得这两个东亚沙雕怎么话这么多。

    “你没发现小房子很漂亮?实在是太漂亮了。”女人友好地说。

    “我能看看你们拍的照片吗?”沙蓓蓓问。

    “当然可以。”女人对她说。男人很快退到后面让他俩上来看。

    顾淼知道自己的审美水平不高,但是从他们拍摄的这栋小房子,要从摄影角度看,说漂亮实在不敢恭维。

    “真好看!”顾淼不想让他们扫兴,用恭维的口气说道。

    男人和女人脸上现出微笑,有些兴奋,他们很高兴有人喜欢他们的照片。

    顾淼回头对着小房子看了又看,内心只感觉到,小房子里除非有什么历史事件发生值得拍摄纪念,就外形看,实在看不出什么出乎意料的地方。

    顾淼开始观察他们的拍摄角度,他们的拍摄时间间距。

    顾淼觉得这些我用手机拍摄时候都模仿到了。

    由于他们的认真拍摄态度,顾淼也观察他们使用的相机,那是一架老旧的数码相机,没有明显的品牌,和当今市面上流行的高级相机相距甚远。

    他们在拍摄小房子里什么呢?

    看着东亚双沙雕老跟着他们,男人说:“你们可以到旁边的花园里走走,那里有很多好看的东西。”

    “真的吗?”沙蓓蓓没有去过房子后面的花园,想他们推荐一定有道理。于是与顾淼两人朝小房子后面的花园走去。

    花园里一个人也没有,灯光也没有。

    借着路灯的余光,顾淼看到地上影影绰绰的树影、明暗高低的地面。再往花园深处走,路灯的余光没有了,除了轻轻的风在耳旁吹过,甚至没有声音。

    黑黑的夜晚,花园里什么都看不见。

    索然无味的沙蓓蓓拉着顾淼转身向外走去。

    出来后,发现那两人已经离开小房子,停在花园边角的小角楼的地方继续拍照。

    沙蓓蓓再次走到他们旁边,告诉他们:“现在太黑了,什么都看不见。”

    他们说:“花园非常值得游览,是非常非常漂亮的地方。”

    顾淼点点头:“是的,明天一早一定来花园看。”

    顾淼看着他们对着这个黑灯瞎火的小角楼认真地、不停地拍摄,好奇心又冒出来了,问道:“这里是什么房子?为什么你们要拍这么多照片呢?”

    女的转过身来说:“这是玛丽王后洗澡(Take a shower)的房子。”

    这一次顾淼真的震惊了。

    他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女王在这里洗澡?!”

    沙蓓蓓的脸上也写满了疑问:这个小角楼和王宫有一段距离,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洗澡,何况她当时贵为女王,当政时高高在上、一统天下,怎么会在一个阴暗可怕的地方洗澡?废黜的时候没有自由,又怎么可能跑到这里洗澡?太不可思议了!

    玛丽女王生活的年代是十六世纪,她的一生以斩首结束自己的生命。

    顾淼站在那里,有些发愣。

    女人继续用发音古怪的英语讲诉着关于这个房子的事情,但是唯一所能记住的是她肯定的说法:玛丽女王在这个小房子洗澡。

    男人一句话都不说。东亚双沙雕很困惑,因为他们都不了解那段英国历史,沙蓓蓓好歹还看过《风中女王》《九日女王》,但英语水平垃圾到天怒人怨,所以也问不出更多的问题。

    顾淼再次转向小房子,用困惑的眼光看着它。玛丽女王在这里洗澡,正史里一定不会有记录,野史是否有记录呢?

    不知道。但是作为违背常理的事情,令人实在不解。

    顾淼回过头来,发现他们两人已经收拾好三脚架,走向丁字路口的另一尽头,他们清瘦的背影挺直,走路速度不急不缓,稳稳的脚步似乎沿着一条看不见的直线行走那么规矩。

    顾淼与沙蓓蓓两人心照不宣的在后面跟着他们,想看看有没有其它古迹。他们直挺的身姿迈着优雅稳定步子转身进入另一条小路。

    跟到路口,发现那条小路没有路灯,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再跟上去,就显得好像变态了,只能目送他们,看他们身影越来越小,渐渐被黑暗包围,很快融入黑暗之中。

    直到次日清晨,顾淼和沙蓓蓓再次走一遍昨晚的路程,这才发现,他们消失的那条路通着荣军院后面山坡上的墓地。

    送走奇怪的两人之后,时间已经很晚了,顾淼与沙蓓蓓准备回去睡觉了,素的。

    路上更加安静了,除了远处的苏格兰议会大楼灯火辉煌,路上已经没有行人,就连之前感觉奇怪的人也没有。

    顾淼已经看好了地形,哈里路德王宫对面是苏格兰议会大楼,议会大楼外有警察办公室,那里有五、六位警察在说笑,真有事情,那是一个庇护所。

    根据多年的经验,两人尽量走在灯光下,手机电量充足,口袋里放了二十英镑零钱,以防万一。

    遇到打劫,双手奉上:“大王饶命!”

    这时候两人感觉脚步轻松,心情愉快,还时不时的讨论一番,对刚才的路遇所带来的新奇和小发现感到探险后的满足和开心。

    这时候,迎面走来两个人,走在前面那位,低着头,脚步急急匆匆向前赶;后面那位不弃不离跟着,似乎一路小跑。

    走在前面的是一位看上去年过六十的男人,他头也不回,恨不得脚下有风火轮让他加快速度才好。

    后面那位是一位看上去十四五岁的男孩,和前面的男人相差约十米,想要追上男人的脚步。似乎还能听到“嘤嘤”的哭泣声。

    沙蓓蓓停下脚步,发现哭泣声来自后面那位小跑步的少年。

    狭窄的人行道没有办法大大咧咧走路,于是顾淼也靠在房子外墙边让路。

    老男人快步走过去,两步并一步的匆匆脚步,甚至都没有慢下来朝两人看一眼。

    男孩的步子开始慢下来,哭声变得大了起来。

    “怎么回事?你哭什么?。”沙蓓蓓问道。

    “呜呜——”

    哭声中透着无比的悲伤和绝望。

    “怎么回事?”看着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顾淼想到白天在爱丁堡古堡里看到的一些学校组织来参观的孩子们,他会不会是其中一位呢?

    “我找不到家了!呜呜——”

    “你家在哪里?怎么会找不到家呢?你有同学吗?有老师吗?”顾淼问道,扭头看走在前面的老男人,这时已经无影无踪。

    “呜呜,我不知道,我找不到家了!”

    沙蓓蓓摸摸口袋里二十英镑零钱,她很同情这个孩子,不知道这点钱是否足够帮他叫一辆出租车。

    “你不要哭,想想看家在哪里,你怎么一个人走到这里的,你是哪里来的?”沙蓓蓓继续问。

    “呜呜呜,我不知道!我要回家!呜呜。”

    奇怪了,十四五岁的孩子应该知道家在哪里的,怎么会不知道?

    “呜呜呜,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难道是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人?可是他才十四五岁的样子啊。

    “不要哭,孩子,你哭也找不到家。冷静下来,想想看你是从哪里来的?你怎么到爱丁堡的?”

    “我不知道!呜呜。”

    顾淼开始仔细看他的样子了。他衣着干净得体,亚麻色的头发剪成的西方男孩中常见的整齐发型,小脸上蓝色的大眼睛看上去虽然很伤心,但绝对不是低能儿呆滞的五官和表情,甚至可以说长得眉清目秀,而且没有丝毫饥寒交迫的印迹。只从外表看他,可以肯定地说这是一位来自衣食无忧、父母宠爱的中产阶级家庭孩子。

    顾淼开始警觉了。

    他问:“你几岁了,你是男孩还是女孩?”

    “呜呜,我是女孩,二十一岁了。呜呜。”

    我去,这个年纪和性别差的有点多,顾淼皱起眉头,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对她说:“你已经二十一岁了,你自己应该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如果你走丢了,现在必须冷静,想想自己从哪里来,家在哪里。明白吗?”

    路上再没有别人,只有顾淼沙蓓蓓和她。

    她开始扭动身子,哭得更响亮了。

    沙蓓蓓原先想给她的钱此时不想给她了。

    这个二十一岁的年轻姑娘有点奇怪,沙蓓蓓很难理解家长怎么会把一个成年孩子宠爱到如此低能,竟然会走失,而且,二十一岁的西方人,脸能嫩成这样?这不科学。

    沙蓓蓓告诉她:“我很想帮你,但是我只是一个游客,对这里也不熟悉,我没有办法帮你找到家。”

    她又停顿了一下,看着女孩子的反应。女孩子依然呜呜哭着,嘴里依然不停说着要回家,但是仅此而已,并没有更多的表现。

    “闭嘴别哭,听我说。”沙蓓蓓开始不耐烦,不自觉的亮出狮吼神功,女孩子的哭声瞬间变小,沙蓓蓓接着说:“你往前看,看到前面灯光最亮的地方没有?好,看到了。到了那里向右拐,那里有警察,他们能够帮你找到家。”沙蓓蓓做着向右拐的手势对她说。

    “呜呜——我要回家!”

    顾淼看到她除了满脸的泪水,什么都没有,连个背包都没有。

    刚才在小房子和小角楼遇到了两个来路不明的人已经让顾淼感到奇怪,没想到接着又遇到奇怪的人。

    顾淼也用非常冷静、严肃的口吻对她说:“你要冷静,不要哭!二十一岁的女孩哭了不好看。往前走,走到底,右拐。明白我说的了吗?好,我想你明白了。右拐之后,你会看见很多警察在那里,你去告诉他们,你要回家。”

    “呜呜,我要回家!”女孩继续哭着说。

    “去找警察,就能回家!”

    “呜呜呜。”她开始转身向荷里路德王宫方向走去。

    顾淼与沙蓓蓓交换一个眼神:她是谁?为什么在这样的夜晚一个人走在马路上找家?

    时间刚刚过了零点,新的一天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