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绣深宫:皇上,太腹黑! > 第1109章 此去艰险

第1109章 此去艰险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了朝之后。

    赵君尧在御书房召见夏廷风。

    二人商讨西北之事。

    “此去艰险,带两万人可够?”

    夏廷风想了想,恭恭敬敬回答。

    “回皇上,人多反而引人注目,一万人足矣!”

    赵君尧点点头,将昨夜来的折子递给夏廷风。

    “你看看!”

    夏廷风接过,迅速扫了一遍,目光满是震惊。

    “范围这么广,烧杀抢掠,皇上,这不可不像土匪!”

    “哦?”

    赵君尧有些不解。

    说实话,他满腹学识,理朝执政如鱼得水,但了解土匪的行为习惯就很不擅长了。

    夏廷风便一一道来。

    “一则,土匪一般只谋财不害命,通常会在路上拦路打劫,而不会明目张胆跑到村镇里杀人抢东西”

    “二则,土匪一般只在熟悉的地方抢!谁有谁的地盘绝对不越界!”

    “三则,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且大面积嚣张肆虐的,必定有人暗中组织!”

    “皇上,想必是有人打着土匪的幌子,意图谋逆……”

    赵君尧点点头十分认同。

    “怪不得哪里不对!”

    他以前总觉得这届的土匪有些猖狂了。

    却没想到,他们有可能不是土匪,而是有人暗中组织谋逆。

    “谋逆需要大量钱财,招兵买马,储备粮草……”

    夏廷风接着道。

    “怪不得他们连银子带钱一块儿抢,连穷苦老百姓都不放过!”

    这么丁点儿油水儿都想捞,想必也是急缺银子吧!

    而需要这么多银子的,除了谋逆,还有别的吗?!

    赵君尧想了想。

    “那朕就不必明着下旨了,只给你一道密旨!”

    “表面上你就是往西北运输货物的走贩商人!”

    “拉上一车粮食,引蛇出洞!”

    “是!”

    夏廷风抱拳!

    “臣定不负皇上所望!”

    赵君尧点点头。

    “下去准备吧,尽早出发!”

    “臣领命!”

    夏廷风抱了一拳,退了下去!

    就在这时。

    李盛安手里捧着一封信急匆匆进来。

    “皇上,这是刚刚收到的密信!”

    赵君尧接过信筒,见形状古怪,不由皱了眉。

    “哪里来的密信?”

    李盛安忙摇头。

    “奴才不知,是暗卫在御书房外发现的!”

    赵君尧细细观察了上边的花纹,像是……西夏的某种文字。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便立即拆开信封。

    “大楚皇帝,万岁陛下!见信如唔,自别年至今已有多年,万分想念!”

    “今去信打扰,实为情非得以!西夏金王野心昭昭,在父皇危难之际夺权篡位!”

    “现已尽数控制朝政,夺去兵权!”

    “父皇年迈,太子兄长体弱,我一人犹如困兽无法脱身!”

    “吾辈之命死不足惜,而西夏百姓却是无辜……”

    薄薄的信纸上洋洋洒洒写了数百字,字迹匆忙而潦草,落款是西夏海棠。

    赵君尧前前后后将信纸看了两遍。

    将所有的字迹仔细辨认、意思全部弄明白之后。

    他忽然神情大变,目光发冷。

    ‘西夏王危急,金王篡位且招兵买马,准备攻占大楚朝西北荒蛮之地!’

    赵君尧一瞬间就将所有的东西想通了。

    ‘怪不得!’

    ‘怪不得西北流寇土匪猖獗,原来果然有人冒充劫匪,意图不轨!’

    他霍然起身,缓缓走到灯烛旁将信纸徐徐点燃。

    然后紧握双拳,目光冷冽。

    ‘还是大意了!’

    ‘一年前西北就有流寇,只可惜什么也没查到,之后就放手不管了!’

    现在他无比后悔。

    大楚朝太平盛世这么多年,流寇土匪也时常有。

    只是当地官府就能缉拿归案,再不行还有当地驻守着的军队出面剿匪。

    很少闹到京城天子这里。

    所以,他大意了!

    镇压下去之后就没再管。

    他早该想到的!

    赵君尧目光灼灼,眼里尽是懊恼和恨意。

    ‘如果自己认真一些,用心一些,那些百姓是不是就不用死?!’

    想到这个他折子也批不下去了。

    将笔一撂,穿上正装朝服,去了太和殿后的皇室祠堂。

    祭祖祠堂里常年供奉皇室列祖列宗的画像。

    赵君尧给祖先上柱香,然后跪在祠堂上,闭目忏悔。

    昏暗的祠堂灯烛摇曳。

    列祖列宗的画像被整整齐齐地挂在墙壁上,或慈眉善目,或威武霸气,或气质深沉,或阳光豪放。

    他们齐刷刷地‘看着’殿下跪着的笔直身影。

    气氛肃重而沉厚。

    如果他们还在,不知道会作何感想,会怪罪吗?

    应该不会吧,毕竟他尽力了!

    ……

    端凝宫。

    小厨房已经做好了晚膳。

    只等着夏如卿一声令下,就能立刻摆膳。

    不过赵君尧还没来,晚膳还是再等等吧。

    夏如卿正带着闺女学念书,读的是《千家诗》。

    这小丫头比较聪明,在同龄的女娃娃还在读《三字经》的时候,她已经开始读《千家诗》了。

    “母后,父皇怎么还没来!”

    小丫头读累了,把书随意一扔问道。

    夏如卿想了想。

    “你父皇大概还没有忙完吧!”

    “最近你父皇很忙,乐儿不要不懂事!”

    “哦!”

    乐儿点了点头,继续翻着手里无聊的书。

    她有些不明白。

    这么简单又无聊的书,为什么父母非要让她读。

    哎,不读不行吗?!

    夏如卿把书捡起来塞到她手里。

    “不行!”

    “女孩子必须读书!”

    “不求你将来考个女状元回来,起码……不能给母后丢脸!”夏如卿煞有介事道。

    乐儿扁扁嘴。

    “好吧好吧!”

    ……

    一刻钟后,赵君尧踏风而来。

    一进门外面的寒风也随着他也钻了进来。

    夏如卿和乐儿都打了个哆嗦。

    “好冷!”

    夏如卿起身见礼后,连忙起身张罗着摆上晚膳。

    乐儿则一见面就扑了过去。

    “父皇!!”

    赵君尧弯腰抱起女儿,在她面颊的亲吻了两下。

    乐儿乐得手舞足蹈,又唤了一声。

    “父皇!”

    赵君尧笑着问女儿。

    “在做什么?”

    乐儿忙一脸自豪地举起书。

    “女儿在背诗呢,父皇,要不要背给您听听?”

    赵君尧一看是千家诗。

    有些惊讶之外,也对女儿的聪明习以为常。

    “好!你背吧!”

    乐儿果然摇着头歪着小脑袋,咿咿呀呀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