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小福妻:先生,轻宠! > 第26章 原来他也苦着

第26章 原来他也苦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话说出去了,也算是为了自己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她这么小小的年纪就懂的这么多农村孩子本来不应该知晓的做菜手法。

    这解释完了,田小福就自己拿了碗筷乖巧的坐在一旁,好像个精致讨喜的瓷娃娃一样。

    林修德抿着嘴巴得意的看着林福笙。

    如果不是冷锋提醒他,他还真没注意,这才多长时间啊,孙子竟然就开始在意田小福这个小姑娘了,所以说这真是缘分啊,一个小福,一个前小福,所以小福和小福之间是可以互相影响吗?

    哼,混小子还敢和他这个爷爷抢吃的,一口都不让他动,看看,看看,他就算刚才没抢过他,但是现在还不是吃到嘴了。

    “哎呀,尝尝我们小福做的菜,这看着就色香味儿俱全啊。”林修德对着林福笙挑衅的挑挑眉,伸筷子夹了一块肉里脊肉大口大口的嚼着。

    “哈哈,好吃,好吃,真好吃,这不比饭店那些个厨师做的差呢。很正宗,颇有些当年福笙妈做的味道。”一时得意,林修德这话就说出来了。

    林福笙的面色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王兰英瞪了一眼林修德。尴尬不已的林修德对自己孙子也很不好意思的。

    “福笙啊,爷爷不是故意的。”

    林福笙什么话也没说,直接伸手将林修德的菜盘给端了过来,林修德这下是一声都不敢吭声了。

    福笙这孩子不容易,也是他今天有些得意忘形了,竟然不小心就提起了那逝世的儿媳妇了。这可是福笙心里的伤疤,他这个当爷爷的怎么能那么明晃晃的来剜呢。

    “吃饭。”林福笙淡淡的说了一句就开始专注的吃着眼前的食物。

    饭桌上的气氛这下更郁闷了。

    田小福偷偷的看着林福笙,这一顿饭吃的也是极度的缓慢和难过。

    所以,是因为她今天不小心做了林福笙妈妈爱做的菜了吗?林爷爷还说她做的和林福笙妈妈做的味道很像。她不知道到底有多像,但是的确今天晚上的林福笙很不对。

    从他们的表现来看,林福笙的妈妈应该是已经去世了吧。

    一想到这,田小福心里也有些愧疚和疼惜。

    没有妈疼的那种感觉她知道。

    前世她自己以为自己是个没人疼的,虽然事实并不是那样,但是她的感受却是一般无二的。

    没有母亲,就好像寒风中没能归巢的鸟一样,在心冷的时候,满目荒凉,裹翅瑟缩。那种天地里只有自己的感觉绝对不是谁想要去体会。

    这一顿晚饭就在这么诡异的气氛之中进行完。

    不过田小福做的糖醋里脊旁人没吃上几口,但是那炸野鸡倒是都被其他人分食了。加上刘翠芬做的炖菜也是咸鲜入味儿,吃到最后倒是一点儿没剩下。

    送走了林家人,刘翠芬才想起来,他们今天做了肉菜可是还没往老院儿送呢。

    “老三,今天的菜我忘记提前盛出来了,没给她爷爷奶奶留。”

    田有良怔住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先苦笑了一下,然后安慰刘翠芬。

    “没事儿,这兔子、鸡、白面馒头都是人家隔壁送来的,咱们一家四口跟着吃就算占了很大便宜了,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脸再留菜给她爷奶。”田有良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翠芬,我知道我腿瘸又没啥能耐,这些年都委屈你了。你也孝顺,咱家哪怕再穷,但凡吃点儿好的都往老院儿送。不过现在老院儿的日子比咱们好,以后做点儿啥咱就自己吃吧。”

    田有良可没那个脸去说他往老院儿送饺子时候的事。

    他们家都舍不得做他和刘翠芬的那份,给老院儿的甚至可以说是从一双儿女的嘴里省下来的,可是最后结果呢?亲妈嫌弃他拿的少,结果都进比自家儿子还大一岁的侄子肚子了。老两口特意叫了侄子去吃饭,做了白面面条韭菜鸡蛋卤子,生怕他这个儿子吃一口,连客套的话都不敢说,着急忙慌的赶他走。本以为还算有些明白事理的老爹,居然也是一样想的。

    田有良其实特别想问,他到底是不是他们的亲儿子。如果是亲的,那有这样区别对待的吗?!

    他是真的不明白,从小到大,为什么爹妈生的四个孩子里,他就好像是那外带来的一样。干的最多,吃的最少,付出的最多,得到的最少。不管他如何做,他们都不满意,都觉得他理所当然的应该做的更多更多。

    他是真的被伤到了,从前对他们的偏心他可以视而不见,但是为父则刚,自己儿女被这样区别对待,他是真的接受不了。

    可是那到底是生他养他的爹妈,用土话讲,虽然他在家里的待遇远不如两个哥哥和小妹,但是至少他也没真饿死,王香花生他的时候也没给他就那么溺在马桶里,还给他养大,毕竟那个年代,死个八孩子是常有的事,就现在,村子后山有一块地里很多小土包里都是一些不能入祖坟孩子坟呢。

    想到这些,田有良的心里充满了纠结和苦闷,他闷声不响的盖上被子蒙头大睡,至于睡得着睡不着谁知道呢。

    不过在这个夜晚里,老院的王香花却是的确睡不着。和烙饼一样,翻过来掉过去的,隔一会儿一咬牙,过一会儿一叹气的。

    “唉,又怎么了,这都啥时候,还不睡。”王香花这么折腾,田青山也睡不着啊。岁数大了睡眠就浅,有点儿动静就睡不着更何况王香花这动静可是一点儿不小。

    “还不是你那好儿子。晚上的时候小伟可是去了一趟小卖店打了好大一罐子油呢。屋子里那肉味儿都快飘满村儿了,咱也没见个肉星星。真是来不来的,就学会不孝顺老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刘翠芬那个搅屎棍撺掇的。”

    “还有那个田小福也不是啥好的,你说老三他有那个闲心喂那不知道爹妈是谁的野孩子,都不顾着咱们俩!”越说越气愤,王香花直接掀被子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