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少,一吻成瘾 > 第三百二十二章:难分难舍

第三百二十二章:难分难舍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厉尊冷哼声声,“就知道你们差别对待,丫头,长点心吧,你看看这人,你以为他心怀仁慈,众生平等啊?他心里可是把所有人都分为三六九等的,别信他。”

    安以夏皱眉,有点不高兴,“哥,你别总这么说湛胤钒,我要不是对你有点了解了,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你知道我会相信你,如果我不了解,那我就信了你说的湛胤钒就是那种人,你何必这样啊?”

    厉尊道:“为你好,傻丫头。”

    安以夏笑,厉尊眼神望向海边,他问:“今天阿塞尔达离岛,不去送送?”

    安以夏摇摇头,随后看了眼湛胤钒,“昨晚什么话都说过了,所以今天就不去送了,免得让他走得不安心。”

    厉尊轻哼了声,还知道顾及旁人感受,有长进啊。

    安以夏在厉尊身边坐下,“哥,湛胤钒说,我们也要走了,你会跟我们一起走吗?”

    厉尊反问:“我去不是妨碍你们俩卿卿我我?”

    安以夏一听,脸色一红,有点难为情,但很快又否认,“不是,我们不能在一起吗?”

    厉尊看向湛胤钒,随后看向安以夏,“我和湛胤钒,你只能选择一个,如当年一样,你跟我走,你就得跟他分开,你如果舍不得他,那就跟他好好生活,我这个哥哥,也用不着了。”

    安以夏一听他这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哭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她心里,厉尊和阿风都是她最好的朋友,最信赖的家人,为什么他们不能像现在的生活这样,一直好好的生活下去?

    安以夏深吸气,厉尊侧手擦干了她脸上的泪。

    “还没分开呢,大家也都在,你哭什么?”

    安以夏扁扁嘴巴,“你说这话,我就是很想哭啊。”

    而且这人分明就是想看她哭,所以才故意这么说。

    安以夏哽咽着,问厉尊:“你不能去中国吗?那不是你想去的地方吗?你中国,也有很多生意,你可以一起去,为什么不去?”

    厉尊道:“我是F国人,我有自己的事要处理。要不然你问问湛胤钒,让他随你去F国生活?反正你在F国也生活了六年,一切你都很熟悉。”

    安以夏惊讶的张口,“啊?”

    她看向湛胤钒,虽然没问过,但她直觉告诉她,应该没可能。

    湛胤钒放下手里的活,走向安以夏。

    他道:“我们的家在江城,你是在F国生活过六年,但那是被迫。如果我们之间没有误会,我一直好好的,你不会背井离乡,跟他去F国,在F国,你生活得并不开心。相信我,回江城才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安以夏坚定的点点头,“总之我跟你走。”

    厉尊听了当场吐血。

    他起身就走,背对他们,远眺大海。

    安以夏看着负气而走的厉尊,想起之前她一跟湛胤钒靠近,厉尊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们分开。她原本很讨厌他多事,但是现在才知道,那是他对她的保护。

    安以夏心里不忍,轻声的喊:“哥,你别生气好吗?”

    厉尊闷声道:“我怎么不生气?我气得很!一两天这气都消不了。”

    安以夏站厉尊身边,冲他各种笑各种逗,没用。

    湛胤钒心里不怎么舒服,厉尊也是聪明的,利用这种方式让她把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

    湛胤钒也没拆穿厉尊的小把戏,看穿了自己做不出来,也酸不得别人。

    阿风淡淡看了眼厉尊,厉尊那人他是真看不懂,太多面了,不论用什么词来形容厉尊这人都太片面。

    *

    转眼,十二月了。

    这位于热带与亚热带相交的区域,也开始凉了起来。

    湛胤钒一早在安以夏门外敲门,安以夏盯着两只熊猫眼走出来。

    她开门,湛胤钒看着她的脸色就知道她昨晚根本没睡。

    他问:“舍不得?”

    安以夏点点头,“当然舍不得啊,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大家对我不那么排斥了,我却要走了。”

    这段时间竟然有些妇女带着孩子过来跟她聊天,她能感觉到大家开始喜欢她,别人对她的恶意也渐渐减少了。

    然而,他们要走了。

    湛胤钒说,他已经休息了半年,对他那个工作,休息半年的人非常非常少,他必须得回去工作,要不然,工作就没了。

    安以夏当然怕湛胤钒真的丢了工作,听他说需要工作挣钱才能养家,在城市里可不像在岛上,不用工作去抓两条鱼就能吃一天,饿不着。城市里得上班挣钱,再用钱换衣食住行。

    湛胤钒拉着她,“飞机已经到了,走吧。”

    安以夏眼眶发红,“谁都不打招呼就走吗?”

    湛胤钒点点头,“要是打了招呼,我们怕是走不了,你也不想惹哭所有人,是不是?”

    安以夏点点头,随后小声问 :“我们还会不会回来?”

    “当然会,以后,我们一家人一起回来看望大家,带上丰富的物资,送给大家。”湛胤钒低声道,他们要带着Eric一起回来,如果可以,以后在这里养老也非常适合。

    这处小木屋,湛胤钒已经跟卡洛夫换回来了,以后就属于她。

    但他们走之后,还得请卡洛夫照看,如果走的时间天长,木屋该修的、该换的,得请卡洛夫帮忙。

    安以夏嘴角抽了抽,随后埋着头跟在湛胤钒身边,她默默的擦了下眼泪。

    湛胤钒拉着她的手,一路往那座最耀眼的别墅大豪宅走去。

    那是湛胤钒在这里的住所,却因为第一天安以夏闹别扭,所以全都没有入住。

    直升飞机已经在别墅附带的飞机平台停好,做好了准备。

    安以夏深吸气,跟着湛胤钒的步子一步一步的走散高台。

    她回头,大半个星子岛尽收眼底,辽阔的海面更加宽广,更加静谧,更加美丽。

    安以夏轻声说:“我还会再回来的,一定会再回来。”

    湛胤钒握紧她的手,“会的,走了。”

    安以夏跟着湛胤钒,阿风站在滑梯旁,等着湛胤钒和安以夏上飞机。

    安以夏咬紧唇,深吸气,平复着心情。

    不用难过,会回来的,难过什么?等湛胤钒休假的时候,他们就回来了。

    虽然舍不得这里,但她更不愿意和湛胤钒分开,她要跟湛胤钒在一起,不论他去哪里,她都要跟着。他现在要回江城上班,她也要跟他去。

    安以夏毅然转身,跟着湛胤钒踏上上飞机梯子,湛胤钒手递给她,示意她将手放上去。

    “来。”

    安以夏抬眼,眼里全是笑意。

    “丫头。”

    厉尊的声音此时在安以夏身后响起,安以夏猛地一震,她忙回头,刚放在湛胤钒掌心的手瞬间抽出,转身下了梯子朝厉尊跑去。

    厉尊看着安以夏朝自己跑来,脸上大喜。

    他忙展开双臂,迎接她。

    安以夏跑他跟前站着,厉尊特地上前,将她紧紧抱着。

    她愿意跟他走吗?

    安以夏也回抱住厉尊,深吸气,然后说:“哥,你和我们一起去江城,好不好?”

    厉尊一听,身躯一僵,随后慢慢松开安以夏,垂眼看着她的脸。

    他低声道:“我也要回去上班,我再不回去上班,我父亲就要把我逐出家门了。丫头,你真的跟他走,想好了吗?”

    安以夏轻轻点头,“嗯,我想好了。”

    厉尊叹气,“孽缘啊,我想阻止你们,我阻止不了。丫头,以后他敢欺负你,告诉我。”

    安以夏点点头,“可是,你都不在我身边,我怎么告诉你?”

    厉尊道:“现代的那些电子通讯设备,你很快会再熟悉的,有很多联系方式都能联系到我,还可以给我视频电话,只要你想我了,你就能看到我。但是,我很担心你被这个人拐跑了后,你心里只有他一人,你再也想不起来我这个讨人厌的哥哥。”

    安以夏忙摇头,“怎么会呢?当然不会!我肯定能记得你的,哥,你真的不能跟我们一起走吗?”

    “不了,”厉尊提了口气,“我们都是大好青年,应该去完成我们自己的任务。”

    厉尊话落,忽然间情绪深沉起来。

    他大掌轻轻握在她肩膀,“丫头,以后任何事情都别逞强,你做不到的就直说做不到,不开心了就告诉他,你就是不开心了。还有,不能委屈自己。你要时刻记得,你有一个很厉害的哥哥给你撑腰,那不是没人撑腰的人。跟随心走,哥什么都不怕,就怕你不开心。”

    厉尊语气隐忍,眼眶几度飚红。

    安以夏眼泪在眼眶里转来转去,还是没忍住,哗啦啦的滚落出来。

    安以夏说:“我知道的,我知道,哥,可是我也好舍不得你。”

    厉尊叹气,“得了,你这舍不得,哪里比得上对湛胤钒的不舍分毫?”

    安以夏抽搐着脸想反驳,却被厉尊一把抱住给打断。

    她深陷入厉尊的怀抱,安以夏眼泪汹涌。

    厉尊道:“以前的你,活得太强硬,太执着。过去你已经忘记,你要重新开始。这一次,不要勉强自己,记住,一切以你开心最重要,丫头,我是你一辈子可以依靠的后盾,不要违心的劝自己去迎合任何人,你就是对的,不要为难自己,好吗?”

    安以夏连连点头,“嗯,嗯,我知道了。哥,你会不会去江城看我?”

    厉尊反问:“你会去F国看我吗?”

    安以夏忙点头,“只要湛胤钒有时间,他休假的时候我们就去找你,哥,你别忘了我。虽然我有时候让你觉得讨厌,不讲道理,但我是你亲妹妹,你不能不认我。”

    厉尊听着好笑,随后轻轻将她保住。

    “好,我不会,你一直是我心里最美好的人,我怎么舍得不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