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厚爱:误惹天价老公 > 第七百九十章:威胁

第七百九十章:威胁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之前……

    墨尧给苏念一种,什么事情都能处理。

    所以,之前他说什么,苏念都是无条件信的!

    可是如今,苏念看向墨尧,神色里带着无尽的苦涩,“我不信了!一点儿都不信了!”

    她给过他机会了!

    可是,他做了什么?

    不管是乔家和墨家的关系,还是董芷悠的事情……墨尧都无作为!

    甚至,按照谷长老话中的意思,他并不是“无作为”,根本是没想过处理吧!

    如今被她发现了真相了,他开始拿态度了,说要有所作为了!要处理董芷悠,处理和乔家的关系了!

    可是不是太晚了?

    她的哥哥已经重伤了!

    她的母亲已经被刺激的出车祸了!

    心已经凉透了,就算再捂,也回不到之前的温度了!

    苏念如今……

    真的清醒了!

    她当初,就不应该因为他的舍身,答应给他什么机会!

    那么……

    就没有如今,那一件件,一桩桩伤透她心的事情了!

    苏念心凉了,声音更凉,“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墨尧知道,苏念是不会轻易的谅解。

    只是……

    她现在这个样子,让墨尧的心情直接沉入了谷底。

    心如死灰!不外如是!

    墨尧看着小野猫这个样子,心疼难忍。

    不顾苏念的排斥,上前一步,直接环住了她的腰,一字一顿道:“你是我绝对不会放手的人!”

    苏念见墨尧现在还说出,如此可笑的肉麻话。

    本一直压着的情绪,努力心平气和的姿态,终还是被点燃了。

    “墨尧,你还要蛮横霸道到什么地步!因为你的关系,我哥我妈现在都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你害的我好不容易有的一个家,变成了如今这样……”

    说道最后,苏念几乎与怒吼,“墨尧,不是喜欢我,你是要逼死我,才甘心吧!”

    然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推开了墨尧。

    目光冷冷的盯着墨尧,“之前,你说我有软肋了,不会轻易的再做极端的事情……可是,现在你还想要再试试吗?”

    之前,苏念为了让墨尧不要纠缠。

    是用着死来威胁!

    只不过,墨尧知道苏念是乔家的女儿之后,就说她是小骗子。

    有了家人,她怎么可能还会死!

    可是如今……

    墨尧害的她好端端的一个家,成了什么样子!

    苏念的眼泪径直的滑落,“是你现在就离开,还是……赌一把我敢不敢!”

    墨尧看着苏念那决然的样子……

    他是恨不得,现在就将她带走!

    可是,带走的后果,可能是他不能承受的!

    墨尧面色冷漠无比,而后目光死死的盯着,不远处沉默不语的郁瑾言,煞气腾腾,“她若出事,我要你命!”

    然后……

    带着无比的寒意,转身离开了。

    ……

    郁瑾言和墨尧,敌对了那么长时间。

    两个人从来都没服过谁的软。

    郁瑾言更没见过,有什么人,可以让墨尧,压着怒意而不敢动更不敢言!

    可偏偏,苏念可以!

    郁瑾言完全可以感觉到,墨尧离开时的滔天怒意。

    呵呵……

    那么傲然矜贵的一个人,如今却折在了一个女人身上。

    郁瑾言朝着苏念看了一眼。

    这样的女人,谁又不想在她身上折了腰?

    一直到墨尧的车队,消失在视线中,郁瑾言朝着苏念靠近一步,“外面凉,我们进去。”

    苏念明明努力控制着的眼泪,在这一刻又不听使唤了,流个不停。

    郁瑾言看着苏念不断流泪的样子,心中一阵苦涩。

    然后,完全是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我真希望,我比他之前,认识你!”

    苏念听着郁瑾言的话,朝着他看了一眼。

    郁瑾言琉璃般的目光濯濯生情,一字一顿道:“如果我在他之前认识你,定然不会让你,如此伤心!”

    苏念怔了怔……

    抹着眼泪,生硬的转移话题,“今天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郁瑾言一阵酸涩后,轻轻摇头,“应该的!”

    苏念脸色变了变,“我要回去了。”

    郁瑾言:“去看伯母吗?”

    苏念点头。

    一开始,得知董芷悠的母亲陆芸虹,刺激的母亲重伤……

    苏念就愤怒的,想去找墨尧理论。

    可是哪里想到……

    本来只是理论,倒最后听到了,一些更绝望的事情。

    以至于……

    本来应该陪着母亲的苏念,可是如今,还没再回医院。

    苏念难受异常,感觉她根本不配做一个女儿。

    苏念眼泪再次迷蒙了视线,“我真不是个好女儿,更不是个好妹妹!”

    都是她的错!

    如果没有和墨尧在一起,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不好的事情。

    郁瑾言受不得苏念那哭泣的娇弱样儿,让他不甘的心,不断的抽痛着。

    许久之后,宽慰道:“就算没有你,乔家和墨家的恩怨,也会导致发生一些事情……”

    苏念带着眼泪,迎向郁瑾言,“可我是导火线!”

    母亲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关系,怎么可能和董芷悠的母亲置气,以至于被刺激到失常!

    儒雅的郁瑾言,一时间无言。

    沉默了片刻,眸光沉沉,“你真的要和墨尧,彻底的断了关系吗?”

    苏念扯出绝望灰败的笑容,“难道,我和他,还有任何的回旋余地吗?”

    郁瑾言完全可以感觉到,苏念的……心死!

    估计,这旧情是重燃不了了。

    若是之前,郁瑾言定然很欢喜这样的结局。

    可看了一眼苏念的腹部,神色有些复杂了起来。

    苏念的肚子里……是有墨尧的孩子了啊!

    郁瑾言只觉得,脑子堵得有些乱,思绪拧成麻绳了。

    好一会儿后,郁瑾言开口道:“我下午去看了伯母,伯母如今已经苏醒了,情况还好。”

    苏念闻言,眸子里终于有了另外的一些色彩,激动的看向郁瑾言,“真的吗?”

    郁瑾言朝着苏念看了一眼。

    夜色中,这苏念穿着他的衬衫,眸子里目光涟涟的闪着激动的光色……

    郁瑾言不甘的心,又不自觉的躁动了起来。

    许久之后,儒雅的点头,“我自然不会骗你,伯母的情况……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