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数风流人物 > 庚字卷 第一百五十一节 黛玉绣画抒心意,紫鹃挚情藏幽谷

庚字卷 第一百五十一节 黛玉绣画抒心意,紫鹃挚情藏幽谷

笔趣阁 www.52bqg.net,最快更新数风流人物最新章节!

    尤三姐坦率质朴的话语击中了布喜娅玛拉的要害,也让布喜娅玛拉陷入了自我怀疑。

    毫无疑问,在布喜娅玛拉印象中,冯紫英的高瞻远瞩和深谋远虑是她所接触甚至是了解到的所有人中前所未有的,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

    对辽东局面的分析判断,果断扶持包括叶赫部在内的海西女真,将乌拉部强行并入叶赫部,同时大胆的推动与内喀尔喀人交往甚至合作结盟,在布喜娅玛拉看来,这几乎是连蓟辽总督都未必敢做出的决定,却被冯紫英一力促成,其魄力和能里都大大的出乎了布喜娅玛拉的预料。

    至于冯紫英在大周内部的一些举措,比如开海之略,她反而领会不深,但她也知道似乎这个开海之略在大周内部引起的震荡远胜于其在军事上的一些布局谋划。

    尤其是在对内喀尔喀人这一战中,先示之以威,然后在结之以恩,又打又拉,硬生生让宰赛这个草原上的一代枭雄乖乖地按照冯紫英的套路入彀,放弃了跟随林丹巴图尔的攻略计划,转而与大周结盟了。

    这个巨大转变甚至震动了自己叔父和兄长,因为内喀尔喀人的态度转变直接关系到整个东蒙古草原上各方势力消涨,也才让布喜娅玛拉萌生了叶赫部被边缘化的担心,也才希望叶赫部不再局限于现有的固守态势,而要寻机主动出击壮大自身。

    “再说了,你想见绕过大人去见那位柴大人,可曾想过那位柴大人与大人的关系究竟如何?如果那位柴大人和大人关系密切,就算是你真的见到了那位柴大人,又焉能保证那位柴大人不会把东哥所言告知大人?到那时候不是反而让你和大人关系交恶,甚至影响到你们叶赫部与大周的关系?”

    尤三姐的观点很质朴简单,并没有什么花巧,但是越是这等简单的意见,却是直击人心,让布喜娅玛拉意识到自己想要绕过冯紫英的做法弄不好就是弄巧成拙,聪明反被聪明误。

    布喜娅玛拉手指在乌金弯刀刀刃上轻轻摩挲着,似乎在掂量着尤三姐话语,尤三姐也不催促,自顾自地收剑入鞘,胸前汗津津的感觉不好受,她需要尽快回去洗个热水澡,今儿个二姐身子不方便,只能是她侍寝。

    说来也是委屈,二姐儿成日盼着月事不来,结果每次都是准点儿到,让二姐儿每次都懊恼遗憾不已,眼见得下个月薛家姐妹就要嫁过来了,二姐儿已经有些自暴自弃了,不指望能在薛家姐妹嫁进来之前怀上了,只能寄希望于薛家姐妹嫁过来之后莫要独宠内闱,让爷不过来就行。

    收拾停当,尤三姐正欲举步,却听得后边布喜娅玛拉声音传来:“三姨娘,那你帮我给大人带个话,我希望能够面见兵部柴大人,同时也请大人在场,一并向他们二位禀告我们海西女真面临的难题和对辽东局势的一些想法。”

    “嗯,估计只有后日了,今日京师城那边来了不少客人,估计明日大人都会比较忙碌,另外柴大人那边也要检查军务。”

    *******

    “这是姑娘带给大爷的。”紫鹃把黛玉亲手绣制的荷包交给冯紫英,冯紫英珍而重之的接过,仔细查看了一番,不无感慨地道:“也难为林妹妹了,怕是辛苦了许久才做成的吧?”

    “嗯,大爷也知道姑娘心灵手巧却不在这女红上,嗯,这是姑娘绣的汗巾,是姑娘做的诗,四姑娘做的画,然后姑娘又照着四姑娘的画绣出来的,……”紫鹃手里捧着一尺白绢。

    “四妹妹的画,林妹妹绣的?”冯紫英吃了一惊,据他所知惜春的画的确颇有造诣,但是却鲜有人见,这丫头性子有些冷,和妙玉有些相似,虽然和他也见过多次面,但是并无多少话语,这一番却居然作画给黛玉,黛玉还能就着画绣了一条汗巾,这可太难得了。

    “对,这可花了姑娘两个月时间呢。”紫鹃说起就有些心疼,又有些骄傲,“爷是知晓姑娘性子的,她要自家绣,便不肯让人帮忙,夜里灯下绣,奴婢都深怕姑娘把眼睛给看坏了,……”

    冯紫英忍不住意动,接过汗巾,雪白的绫锦上好一幅美人图!

    “这是红拂?”冯紫英讶然,之见一个箭袖劲装的女子身披一袭鲜红的披风,飞身在空中,一条软鞭劲舞,“长揖雄谈态自殊,美人巨眼识穷途。尸居余气杨公幕,焉得羁縻女丈夫。这是林妹妹做的诗?”

    “嗯,画是四姑娘根据姑娘所做的这首诗而画的,然后姑娘又照着四姑娘的画绣出来,可花了姑娘许多心思,手指都扎破了好几回,……”

    说起来紫鹃都觉得难得,黛玉自小就不精女红,这一次却能煞费苦心的绣出这样一件绣品来,虽说和自己比大有不如,更别说和晴雯这等巧手比了,但是这番心意却是其他人无法相比的。

    “没想到林妹妹还自比红拂,要不什么时候我让三姐儿教林妹妹几手防身功夫?”冯紫英忍不住慨叹,“我倒是不指望妹妹其他,就希望妹妹身子能够习练一番之后康健许多,平平安安,莫要生病就好,紫鹃,这么久妹妹一直在习练我所教授的方法吧?可不能半途而废,也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啊,你可要监督好。”

    “大爷放心,奴婢一直监督着呢,不过姑娘习练这么久,的确身子骨要好了许多,所以姑娘也愿意坚持了。”说起这事儿紫鹃也挺高兴,起码今冬林黛玉受凉咳嗽的情况几乎没有了,只是还是瘦了一些,这也是紫鹃最担心的。

    尤其是对比薛家姐妹,宝姑娘珠圆玉润,宝二姑娘也是体态婀娜,那园子里那些婆子们的话来说,那体格都是善生养的,却都没谁说自家姑娘的身子骨如何,所以这桩事儿都快成了紫鹃的心病了。

    “嗯,我这法子可不简单,只要妹妹坚持,那身子骨铁定能把一直改善好转,坚持三五年,保证妹妹就体态轻灵,气血健旺,比谁都健康。”冯紫英这话倒不算是虚言,张师的锻体术的确是对人体大有裨益的,男女都不拘。

    听得冯紫英语气十分肯定,紫鹃心里踏实许多,“那就好,奴婢一定监督好姑娘,还有一年多时间姑娘孝期一过,便能嫁入大爷府里,届时大爷也能经常说着姑娘,对大爷的话,姑娘是最能听的了。”

    “呵呵,林妹妹的性子可不是我能改变的,她可比谁都有主见,……”冯紫英笑着摇头,话语里却有着一份别人所无法拥有的宠溺,“当然林妹妹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所以咱们只能以理服人,嗯,你家姑娘的我看到了,那紫鹃你的呢?”

    一句话就把紫鹃给弄得脸上红霞扑面,一双手在小腹前绞来绞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怎么了,难道紫鹃没给爷准备?或者说无视爷受伤?”冯紫英看着紫鹃那张俏脸涨得通红,月牙儿眼中溢出的情意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爷,奴婢知道爷受伤之后也很着急,但有姑娘……”紫鹃嗫嚅着,寻找不到更好的话语来解释。

    “好了,爷明白,那爷就只问一句,爷遇刺了,受伤了,你担心过没有?”冯紫英含笑看着对方。

    紫鹃低垂下头,好一阵后才幽幽地道:“爷对紫娟的好,奴婢岂能感受不到?爷遇刺受伤,奴婢又怎么能不感同身受?只是姑娘……”

    “紫鹃,爷知道你对林妹妹忠心耿耿,爷也很高兴能见到你和林妹妹这对主仆之间的亲密无间,情同姐妹,爷也真心希望你们之间这段感情能一直维系到我们白头偕老,……”

    冯紫英的话里充满了一种奇异的憧憬魔力,让紫鹃眼圈微红之余也是心旌动摇,曾经梦中的幻想能够得到大爷的这般肯定,让她有一种晕晕乎乎的醉梦感,如果自己这一生真的能这样,哪便是人生无憾了。

    “爷,……”

    见紫鹃哽噎,肩头耸动,冯紫英伸手抚住对方的秀发。

    紫鹃悚然一惊,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冯紫英摇了摇头,收回手。

    这丫头很敏感,而且牵缠在林妹妹和自己之间,稍有过格举动,只会适得其反。

    而且说实话,他对紫鹃的感情更多的还是一种怜惜疼爱和欣赏,他的精力也没有那么丰富多彩到对每个丫头都有一番浪漫感情的地步。

    只不过他很清楚在这个时代,像紫鹃这样自小跟着黛玉的贴身丫头,基本上不可能有其他出路,最好的出路就是当通房丫头。

    这是时代局限和社会风气形成,不是哪一个人或者短时间内能够改变的。

    当然,冯紫英清楚自己是受益者,甚至也无意多么主动去推动这方面的变革,他还没圣人到那种地步。

    很多事情也只能随着时代变迁,自然就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