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上门狂婿 > 第两千六百三十九章 神秘的身份

第两千六百三十九章 神秘的身份

笔趣阁 www.52bqg.net,最快更新上门狂婿最新章节!

    等肖思瞬两人再次回来的时候,肖舜已经躺在船板上,双目微闭,让人搞不清楚他到底睡没睡着。

    但是这也不影响即墨离的好心情。

    也是,对于出生豪门的即墨离而言,这个破烂的小蓬船根本就配不上他吧!

    肖思瞬看着父亲,此时他的内心格外平静,因为和父亲相处的这段时间对他而言,格外的珍贵。

    其实肖舜一直都没有睡着,所以肖思瞬两人的动静他一直都知道。

    当他感受到肖思瞬看自己的目光时,他心里涌出很多愧疚,自己陪他们母子两人的时间还是太少了。

    同时,这也让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回去,救出肖思瞬的母亲,然后一家三口永不分离。

    即墨离看了看呆站着的肖思瞬,走到他身边,用肩膀撞了撞他,“嘿,现在这个时候还发什么呆呀,赶紧收拾东西,去住大房子去呀!”

    肖思瞬被他撞回神,瞥了他一眼,“怎么,你就不怕在齐家发生的事再次发生在吴家的身上嘛?”

    闻言,即墨离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凝滞了,只有眼睛一直跟你这肖思瞬转。

    这时肖思瞬已经来到了肖舜的身边,自然也发现了他还醒着,虽然愣了一下,但立即反应过来,带着喜悦的笑,“父亲,吴优和他的父母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呢!”

    肖舜闻声坐起来,看着笑的一脸春风的肖思瞬,又扫了一眼吓傻了的即墨离,“怎么,你们两个都想去嘛?”

    听到肖舜这样问,肖思瞬一时之间也反应不过来,难到父亲不想去吴家嘛?

    即墨离终于回神了,使劲摆着脑袋,身体也坐在蓬船上,“不去了!”

    随即又看了看这个破破烂烂的蓬船,双手撑着脑袋躺下,双腿还交叠着,在上面的那条腿吊儿郎当的晃着,眼睛看着外面的月亮,“这里也挺好的!”

    看到他和先前截然相反的态度,肖思瞬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轻轻的切了一声。

    看着两人又要抬起杠来,肖舜适时出声:“你们两个一起去的吴家嘛?”

    即墨离扫了他一眼,“大叔,你是不是饿傻了呀!我们当然是一起进的吴家呀!”

    说着还摸摸自己的脸,自恋的开口:“就凭吴优那么喜欢我,他也不可能让我一人在外面呀!”

    肖舜了然的点点头,眼神放在外面的大海上,“那你们认为吴家会没有认出你们来嘛?”

    听到肖舜这样说,即墨离立刻坐直身子,眼睛瞪的老圆了。肖舜身边的肖思瞬也是同样的表情。

    是呀,我们三人的画像差不多整个凌海都知道,那吴家自然不可能没有看见呀,即使说吴优是个孩子,他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但是吴家的管家和他的父母也应该知道呀。

    既然知道自己和齐家的过节,现在还邀请自己三人去吴家做客,这是什么意思?

    该不会真的如肖思瞬说的那样,吴家也是一群变态吧?

    该不会真的被我说中了,他们的意图真的是即墨离吧?

    两个少年同时这样想着,然后不约而同的看着对方,眼里是同样的不敢置信。

    看着两人神同步的动作,肖舜也大概猜到了他们的心思,随即摇着头否定道:“我感觉这样的可能性不大。”

    闻言,两人又同步回过头来看着他,不用他们开口,肖舜就已经看出了两人的困惑。

    不着痕迹的勾起嘴角,“你们想想呀,要是吴家的人真的对即墨离感兴趣,那么他们会这么做?”

    即墨离想象了一下,随即打了个冷噤,站起身来,“哼!我管他们要怎么做了,把少爷我惹怒了,我就在这里放一把火,然后逃之夭夭,反正我一个人,天不怕地不怕的!”

    闻言,肖思瞬扯着嘴角笑了,“看不出来呀,即墨少爷的脾气还不小呢,那么你想过你这样做到后果吗?”

    “后果,什么后果!”

    说完他回头看了肖思瞬一眼,“最坏的结果就是少爷我回家去,然后再那个地方待一辈子,永远不出来。”

    听到即墨离这样说,肖舜心里也咯噔一下,我猜到了这小子大有来头,这是没想到他的来头居然如此不寻常!

    肖舜的眼睛收缩了一下,也不知道即墨离的背景和药灵儿的背景哪一个更深厚一些呢?

    肖思瞬则没有想这些,冲着即墨离做了个鬼脸,“即墨离,你真是好气派呀!”

    听出他语气里面的讽刺,即墨离立刻转头看他,“你这是在内涵我?”

    按照肖舜平时的作风,他应该会在这个时候将话题移开,但这次他非但没有转移话题,反而火上浇油,“哈哈,你听出来来呀!我还有以为小少爷您真的不食人间烟火呢!”

    肖舜很明显在暗指自己什么都不会嘛!

    即墨离生气的扫了他一眼,对着肖思瞬集中火力,“你是不是也是这样想我的?”

    肖思瞬虽然也惊讶,但是接过话茬,“我没有说你十指不沾阳春水,但是你真的以为你的家族就是你永远的庇护伞嘛?”

    说到这里,他指着那一边的灯火通明,“凌海的交通便捷,就意味着他的产业链发达,越是这样的地方,他的背后就不会像表面上的这样简单。”

    “我们先不说凌海居住的修士,光是每天、每月、每年来凌海交易的商人们就不会轻易饶了你,倒时你就是众矢之的。”

    听到肖思瞬这样说,即墨离虽然吃了一惊,但面色依旧不改,“那又怎么样?”

    听到他死猪不拍开水烫的蠢话,肖思瞬没好气的推了他一下,差点把他推下水,连带着蓬船也晃了晃。

    “肖思瞬,你干嘛!”

    站稳身子之后,寂寞离对着肖思瞬大声叫嚷道。

    看着即墨离的样子,肖思瞬也上火了,“你说这样不负责任的话,是认真的吗?”

    即墨离一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眼睛直直的看着他,双眼有火,亮的吓人。

    肖思瞬也不害怕,径直和他的目光对上,“你这样会给你的家族,你的亲人带来灾祸的!”

    听到肖思瞬这样说,肖舜心里很骄傲,没想到儿子虽然不在自己的身边,但是他对家族、对父母的责任感和身为男子汉该有的承当是分毫不差的。

    把话听完的即墨离,眼里的怒火下去了,但是脸上的嘲讽更浓了,“或许,这对于他们而言并不是灾祸呢?”

    听到即墨离这样说,肖思瞬也大吃一惊,“不是灾祸,那是什么呢?”

    “还是说你的家族已经强大到足以将这些人不放在眼里了?”

    此话一出,肖思瞬自己都愣住了,即墨离的家族真的这样厉害吗?

    即墨离闻言既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只是看着外面逐渐减少的灯光,打了个哈欠,“我累了,需要休息了!”

    然后又重新躺了下去,恢复成最开始的样子。

    见状肖舜父子也不在言语,有时候不作为也是变相的一种承认。

    在父子两人都快要睡着的时候,即墨离突然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有时候,我很羡慕你们。”

    “因为你们至少可以拥有愉快的童年,可是我们没有!”

    “于你们而言,家族是圣神不可侵犯的,但是我却时时刻刻都想着逃离,因为在那里的每一天都是枯燥的!”

    说着,还有一滴泪从他的脸庞落下,他的脸上也尽是落寞。

    肖舜虽然没有开口,但心里纳闷道,这究竟是这样神秘的家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