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弃女是大师 > 069 负责

069 负责

笔趣阁 www.52bqg.net,最快更新豪门弃女是大师最新章节!

    069 负责

    京城距外海并不远,按照邀请函的指示,‘海上黑鳞船’将在会三日后的午夜三时开始,霎时‘黑鳞船’将会为来客开放。

    以上是邀请函上关于‘海上黑鳞船’的所有内容,并没有告知任何上船的方式,也并没有告知海上具体坐标。

    可即便是如此,在当日午夜过后,外海边上已聚集了不少收到了邀请函的来客,无论是高肥,还是矮瘦,都皆是带着半截面具,穿着昂贵的西装或礼服,在外海边上形成极为诡异的一景,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海上黑鳞船’邀请的客人可都非富则贵。

    石油大亨,玉石开发商,金融企业家……饶是带着面具,白瑜凭着丰富的阅历,也认出了不少人来,不少皆是财富榜榜上有名的企业家,当然,也有普通人,但看样子,那些普通人也并不普通,不是家里有矿,便是暴发户、二世祖。

    换句话来说,这‘海上黑鳞船’邀请的可是财富集中圈,除了有钱有势之外,就是有钱有势。

    午夜的外海看着与平时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变化,直至接近午夜二点四十分左右开始,外海的海面上却是忽然大雾起,从海中央无声无息地往外蔓延,看着,就像是海面瞬间沸腾起来一般。

    当时间指针指向午夜三时那刻,岸边上的所有人竟听到一声宛如兽吟一般的响声响起,刹那间,周围便传来一片惊呼声,只见着在海正中央像是有红灯笼成片的亮起,在大雾中隐隐露出一艘足有三层高的巨形船只影子。

    越来越清晰的铃铛声从海上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一艘艘木质小船终是从大雾中驶出,船头刻着个昂首的龙头,却是没有见着驾船的船夫,只有一个左手放在胸前,微躬着身,做出了礼节的西装伺者,但船只却是无风而动,无声地向着它的客人们开去,上百只船只一同从海中央驶出,场景可是非同一般的壮观。

    小船只在岸上轻停靠,船上的伺者从礼貌地伸手向来者索要邀请函,辨认身份和确定来客人数无误,小船便会再次开驶,载着来客返回海中央。

    陈叔有点心虚,递过邀请函的时候手都是颤的,陈叔本以为那个小姑娘会有什么好主意,但她却毫无动静,就这么一同跟了过来,眼看着伺者辨认了邀请函真假,抬眼查看人数,眼看着就要揭穿了的时候,那伺者却是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便将所有人邀请到了小木船上,往海中央的大船开去。

    陈叔看着甚至惊奇,不由得压低了声音问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是一点障眼法而已,让伺者误以为看到的只有两人,不过这障眼法撑不到多久,如果船上的水汽过重,恐怕对黄符纸有所影响,功效会大减。”

    果然不出苏如意所料,越是靠近主船,水汽便是越重,不仅是如此,苏如意还隐隐地感觉到像是进入了某个家伙的领域范畴一般。

    当离着主船不足一百十米之时,障眼法破,苏如意的反应极快,在伺者反应之前,便已拉着白瑜直接入水,山包子的动作稍慢一步,似乎并不喜欢水,致使伺者在回复清明时,便是见到似乎有些什么身影一晃而过,直接掉下了水,发出好一声的响声,但当他望向海面之时,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客人,刚刚那是……你们有看见什么了么?”

    陈叔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不知道是在担心忽然坠海的大侄子,还是因为快被揭穿而害怕,最后深吸了一口气便是硬着皮头,一本正经直道:“不知你说的是什么,我刚刚并没有见到什么。”

    伺者再三发问,陈叔也不知道是不是催眠自己了,答得一次比一次镇定,仿佛他说的便是真话一般,伺者虽疑惑,但却是寻不到其他异常的地方,还真的开始怀疑起是不是自己眼花,终是轻道了一声抱歉,才继续往着主船开去。

    见此,边上的姚瑶不由得轻笑一声,趁着伺者不注意时便赞道,“没想到你这人比外表看起来要可靠得多了。”

    从没有得到女性的赞美,还是让自己心动的女性赞美,陈叔老脸一红,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但经验不足的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一会儿才憋出了一句,“那个,那啥……他们……会没事吧。”

    姚瑶胸脯微震,似乎被陈叔的神色给逗笑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没事,他们比我姚瑶都厉害,而且边上还有城隍爷跟着……不会有事的……”

    “哦哦,不会有事就好……”陈叔喃喃回应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反应过来似乎刚刚那话有些不对,城隍爷……?哪来的城隍爷……?

    但却是没有机会让陈叔再发问了,此时小木船已抵达海中央的大船了,当视线中出现那主船的一瞬间,饶是陈叔再见识多广,也不由得惊叹起来。

    这已经并不仅仅只是一艘有三层高的大船那么简单,而是一艘古朴、造价不菲的大船,船主人似乎很喜欢‘龙’这种传说中的生物,船身上刻满了龙的图腾,似是腾云驾雾,又像是在云海上翻滚,大红灯笼映衬得栩栩如生,甚至壮观。

    但让陈叔感觉到最为微妙的不是这个,而是眼前的主船虽让人感叹惊讶,但看着,却像是与远山城隍庙有得一拼,就像是同一时代的产物,可这又怎么可能,那城隍少说也有几百年,但船只又怎么能残存那么多年,木质的甲板早就腐化了吧。

    陈叔和姚瑶两人成功上了主船,但苏如意这边的情况并不太好,不,应该说,是白瑜的情况并不太好,山包子虽不喜水,一下水就神色颓靡,蔫蔫的,什么精神都打不上来,但在水里还能自如活动。

    而白瑜却是完全不会水性,其实这也不奇怪,白瑜命盘特殊,自灵力失控爆发了那日起,便离不开防护阵法,也就去不了多少地方,不会水性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一百米的距离不远不近,虽白瑜不会水,半拉半扯过去还是可以的,但由于海面上邀客木船繁多,冒头便容易被发现,在水下穿过更为保险,见着白瑜脸色难受,似乎憋到尽头了,无法再支撑下去,苏如意想都没有想,便是拉过白瑜渡过去了一口气。

    双唇相触的那瞬间,白瑜不由得瞪大了眼,脸上又青又紫,不知道是因为在水下憋得难受,还是因为些别的。

    见此,苏如意也不耽搁,以着最快的速度靠近了主船,寻着个隐蔽的地方登上了船,身上的衣服全湿透了,黏在身上难受得很,干脆便是以水画符,施了点小法术,幸好这小法术用不着太大的灵力,没有一会儿,三人身上的衣服便全干了。

    但苏如意却是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正经地坐在了白瑜面前,为自己刚才的唐突之举表示负责。

    师门从小教育,不能做个如此无担当之人,不管是基于什么机缘发生了的,是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便该对此机缘负责。

    苏如意虽是甩手掌柜,但该负责该承责的,她都会一一承担起来,而在她那个时代,玄门之人虽比外界略要开放一点,但肌肤之亲也是道侣间才能有的。

    即便刚刚并非是情所愿,但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是应负责的。

    于是,白瑜还没有从刚刚在水下双唇相触的触感回神过来,便听见苏如意这样开口说着:

    “你有道侣……嗯,或者说……你有喜欢的人吗?”

    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明明海上带着海风有点冷,但白瑜却是感觉自己身体一下变得燥热起来了,脸上潮红一片,张了张嘴,却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他该怎么回答,是该说有还是该说没有,如意是察觉到他对她的心思了么?说有,如意会不会误会他有其他喜欢的人啊,但说没有,好像又会造成别的误会……这该如此是好?

    等了半天,苏如意眼瞧着白瑜脸上的神色越来越红,却是半天没回答,不由得想起了在师门之时,小师妹向她倾诉,说是被师兄邀请为道侣,当时小师妹也是红着一张脸,忸怩拧巴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会儿的白瑜看起来,就像和那小师妹一样,分明白瑜这家伙最多也只能算在小师弟这一列,但奇怪的是,看在苏如意眼里,竟觉得和那小师妹差不多,看着倍是可爱动人,这不禁让苏如意轻笑了一声,也不等白瑜的回答了,直接开口说道:

    “刚刚我亲了你,师门教导我需对你负责,你不用觉得有负担,若你有欢喜之人,可直接与我说,现在你也算是我门派弟子了,我定然为你好好准备一番,但若是你没欢喜之人,也可与我结为道侣,伴你余生。”

    原来是这样……他还以为还以为如意是已经知道了……或是对他有些什么什么想法……

    白瑜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复杂了,他就该知道是自己的期望过大了,所以才会导致失望,如意或许并不曾往那方面想去,但他白瑜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个正人君子,对于他来说,他更擅长顺着杆子直往上爬,直至达到他的目的。

    于是,在下一刻,苏如意本以为白瑜不会再回答她的时候,便见着白瑜红着脸,闪烁着眼神,倍是认真地与她说道:

    “你能不能再能亲我一下,刚刚在水下感觉不清楚,再亲一下看我们适合不适合成为道侣。”

    这话听着似乎并没有什么毛病,与水下紧迫的情况不同,双唇轻触间,苏如意能清晰感觉到来自白瑜身上的热度,仿佛周围触感也变得更加敏感,似乎都能清晰感觉到对方微喘的呼吸声。

    浅尝即止。

    但对于某人来说,却是宛如撒了蜜糖般甜蜜,脸上的笑意止都止不住,甚至是做了他平时一直不敢做的事儿,轻扣上了比自己要纤细得多的左手,十指相扣,掌心相贴,却是带出了一个一本正经的理由来。

    “像船上这种地方,以伴侣的身份活动更容易行动,而且,而且……我们现在也算是道侣了吧?”

    十指相扣这样的动作,让苏如意感觉有那么几分别扭,但若是道侣的身份的话,这确实是正常的范围里,这么想着,苏如意也就随白瑜去了。

    也就直到很久以后,苏如意细细想来,确觉得越发不对劲,结为道侣,不是更看重于对方的性情修为等是否与自己是否合拍么?亲一下又哪能知道是否合适?这不应该是确定关系后,才会有的亲密动作么?但苏如意却是觉悟得太迟了,早已被披着乖乖羊皮的饿狼给吃得死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