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媚多姿 > 第一七三章 身为补品的宿命

第一七三章 身为补品的宿命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不觉间成了最好的补品,程帛尧表示她很有压力,她觉得自个儿立马就化身唐僧了,还不是学了大话西游里那样的叨唠劲儿。 她是活生生成了《西游记》里那倒霉性儿——妖妖都爱唐僧肉,现在成了妖妖都爱程帛尧,嘿,还比唐僧更押韵。

    人家唐僧好歹还有仨儿徒弟,老大能打,老二能吃,老三能扛,还有个白龙马能打酱油。到她这儿配置倒也齐全,老大李无涯能卖萌,老二玄弭爱笑,老三天道君还不知道在哪儿逍遥快活,再加上个打酱油的滚滚,诶……她哪儿比得了人家唐僧呐。

    “为什么是我?”她既不是神仙转世,也不是大能托生,怎么看起来她的儿女都应该比较可口才对呀,虽然儿女可口她更烦,可她忍不住这么想。

    滚滚白她一眼说:“为什么不能是你,你想想啊你,你气运多好,李无涯是你女儿,玄弭是你儿子,以后还有道哥,光有他们仨儿,就足够能说明你气运逆天了。你这么一个能大补还能涨气运的,谁逮着不得想分杯羹呐,要不是道哥不准,老子都想吃上一口。”

    这下糟了,她招谁惹谁了,还气运逆天呢,一没捡着龙蛋,二没跳悬崖遇上老前辈,也没买过垃圾最后变废为宝:“吃了我能长生不老吗?”

    “哈……真好笑,吃了道哥都不能长生不老,不过,吃了你比长生不老更实惠。我要是你,就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猫着,等到把道哥生下来再出来。”滚滚说完叹了口气,又说道:“我这回算是知道为什么道哥非把我弄来了,这是指望老替你消灾解难呢,老子又不是李无涯说的观世音菩萨。我看你们俩还是赶紧地把道哥弄出来吧。道哥一出来,妖物自然不敢来,因为妖物也在天道束缚之下。”

    程帛尧和李崇安对望一眼,这个孩子也不是想有就能有的是吧,总得看机缘。而且他们最近这两年还真不想再要孩子,自家这俩还太小,总得顾着点儿,他们想等玄弥五六岁的时候再说,就算眼前这么麻烦,也未必非生孩子不可。最重要的是。现在计划也已经来不及了呀!

    “如果靠云涯宗的力量,真的没有一拼之力吗?”李崇安仍旧怀有期望,因为他们是修道之人。天生就是和妖魔鬼怪为伍的,本就不应该去惧怕。

    滚滚有一种跟他们说不清的感觉,要是寻常的妖物,连昆仑都不敢来,昆仑被选中为道宗开派第一山自也有大气运镇压。等闲的妖怪看着昆仑都得绕着走。也就是说,胆敢上昆仑来的,都不是等闲的妖物,想想要玄弭这样凶狠的主儿来镇压,哪会是寻常妖物:“没有,来一个都够你们受的。何况这回来的可不是一个,一群,一大群懂吗?别瞎想了。我再找找道哥,道哥找不到,就找玄弭要点儿东西,我要是恢复了真身,还能震慑得住。要是我恢复不了,你们就只能另想办法了。”

    滚滚难得没用“老子”来自称。这说明它现在确实很担忧。

    程帛尧这人吧,在不该操心的时候瞎操心,在该操心的时候又瞎乐观:“肯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天道不可能估算不到,一切的变化应该都在天道掌握之中。如果……如果有万一的话,转世重修呗。”

    前几天还怕死的人,今儿说转世重修,滚滚难得理她,冲到玄弥屋里一通吼。是真正的吼叫,而不是说话,那兽类的语言反正他们谁也没听懂。透过帘子看向玄弥,这孩子还在吱吱呀呀地乐,看得人汗颜。

    就在滚滚快要失去耐性的时候,在玄弥头顶上的虚空之中,一团白光闪过,然后……然后赤渊就出现了。只见赤渊伸出前爪拍在滚滚脑门上,特和气地说:“朱疵,你又暴躁了,吾等身为神兽,自当稳重些才是。”

    “靠……搞,搞什么,你怎么出现了?”滚滚最怕的是玄弭,最烦的就是赤渊,说教派是真正让人躲都躲不开的存在呀,更何况赤渊的实力恐怖级别只仅次于玄弭。

    “我在玄弥身上下了一道禁制,只要他受到威胁,再远我都能感应到。玄弭生来心性不安,你认为它会把自己的安危就此托付到一干凡人身上?别闹,有什么事说吧。”赤渊像一个温容的兄长,看着滚滚的目光特别和暖,时不时教训上一句,那也是兄长式的。

    可滚滚最怵这样儿的,每每被赤渊和气的眼神儿一罩,它就腿都是软的:“我要恢复真身,不给我恢复真身也可以,你来镇压一段时间,等中原选的镇压神兽出现再走。道哥搞什么名堂,怎么会空出一段来,这不是要程帛尧变成妖物们口中之食吗?”

    赤渊看了眼帘子外的李崇安、程帛尧和蓁蓁,有些迟疑地道:“都是天道的安排,吾等如何能得知其中深意。如此,我看倒似早昆仑之劫,天道从来不会让任何人任何事一帆风顺,这是昆仑考验吧。凡道派立宗开派,都会有一定的考验,昆仑毕竟有大气运,这劫来得重一些也无需意外。”

    “也就是说,要靠他们自己。别说笑了,就他们现在这点儿能耐,你随便一爪子撂下去都能把他们全拍成渣,他们能顶什么用。”不是滚滚要轻视他们,而是现在云涯宗上下的实力真的不够看。

    “李无涯喜欢说一句话,人力胜于天道,程帛尧,你们必需相信自己,也只能相信自己。如果你们不能从这场劫难中生存下来,那么云涯宗就会成为修道史上第一个,也是最大的一个笑话。以上,我只能说到这儿,盼你们好生珍重,照顾好玄弥,他回有恙,不必妖物前来,我便不会放过云涯宗上下任何一个人。”赤渊说完就走掉了。

    “麒麟难道不是仁宠吗?”程帛尧喃喃自问道。

    蓁蓁舔舔小嘴儿说:“神兽都是有脾气的,仁宠是仁宠,但也是可镇宅辟邪的,怎么都不会是一味软温温的。爹啊,娘啊,这下好像要糟糕了。”

    “没这么难,李无涯说人力胜于天道,尧尧说过世上无难事,只要云涯宗上下齐心协力,所有艰难险阻都会过去。现在开始布阵吧,尧尧你和先生们商量一下,把你们事先商定好的护山大阵再完善一番,我去和其他几位先生商量如何迎敌。朱疵,你照看一下蓁蓁和玄弥,祝音峰有我和尧尧布下的九转雷音阵,应该算是最安稳的地方了。”李崇安说完就和程帛尧一道转身去太苍峰。

    滚滚看着那二位离去的慈背影叹口气,低声道:“就是整个昆仑没了,你们俩也灰飞烟灭了,他们俩也不会有事的,天道不会看着他们出事,赤渊它们也不会,你们俩还是保重保重自个儿吧,谁让你们的命运和昆仑牵连得太深。”

    昆仑灭,李崇安和程帛尧也不能独自偷生,昆仑胜,自是皆大欢喜的局面。天道布下考验,过不过得去,天道都不知道,因为真正知道答案的只有他们自己,他们说得对,人力胜于天道,因为天道从来只设下重重屏障,而不注定结局。

    因为,人是天道里最不可估摸的因素,连天道自生都无法把一个人一生的所有注定得死死的。难道是因为人心人性的不可捉摸,才注定他们更容易问鼎大道,滚滚一时间想得都有些痴了。

    李崇安和几位先生们商量的是如何迎敌,而程帛尧和先生、师兄弟们商量的则是如何自保。在自保的基础上迎敌,会更加有胜算一些:“前段时间我们商量过,护山大阵宜用迷仙阵,但迷仙阵只迷不困不攻的,所以现在就有些合适了。但迷仙阵还是可以用,我的想法是,像无涯祖师在万竹林里做的那样,在迷仙阵里布下套阵,最好能使法阵相生相应。”

    “迷仙阵属水阵,我们可以学无涯祖师用云水雷光四类阵法相驳,这四类阵法属性相生,只要布局得当,就能起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嗯,可以,大家都想想,现在什么阵法合宜,昆仑这么大,要布八个方位的大阵,我们可以先选好地点再商量依山林之势来布阵,这样可以节省人力物力和时间。”

    “妖物最怕什么?”

    “不是说来的妖物等阶都高嘛,比起火来雷会更有效,不过我们也没见过妖物啊,光凭我们在这坐着商量管什么用,若是有个妖物能让咱们来练练手就好了。”

    因滚滚在外从不言语,所以众人从来不知道滚滚就是只妖,虽然人家名列神兽行列,但也能算是妖。不过现在滚滚不顶用,谁踩一脚它都得趴下,不知道能不能请赤渊出场试试看,好像只要不碰到玄弥,它就有商有量。

    “先生,蓁蓁她有熟悉的,就是不知道人家愿意不愿意,而且那不是妖物,是上古神兽。”程帛尧小声跟何易山说道。

    何易山看她一眼说:“还等什么,快去把你家那位小祖宗领来,这时候了,当然得祖师镇场。”

    祖……祖师镇场,想想蓁蓁那小胳膊腿儿,还不如滚滚能镇场呢,至少它嘴皮子还能毒死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