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媚多姿 > 第一七五章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第一七五章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赤渊从中符状态出来后,就满场盯着人看,它觉得肯定是有人学当初的李无涯扮猪吃老虎。在赤渊心里,现在云涯宗每一个人都像是扮猪吃老虎的,要不然刚才人人都试过了,怎么不见有谁使出灵符来,居然在这时候阴它。它要不是没准备能中招吗,它可是火麒赤渊,真当是灵符就能把它给放倒,哪有那么容易。

    看着赤渊满场跟找贼似的,程帛尧不禁缩缩肚子问趴在她肩头的滚滚道:“我要出去吗?”

    赤渊都成这样儿,还出去,出去不是找不自在,滚滚连连摇头摇头:“千万别出去,赤渊是仁宠瑞兽没错,可你看它那脾气就该知道,它其实也不好招惹。当然,你是三个超级厉害的孩子的妈,出去了估计赤渊也只能认栽。”

    点点头,程帛尧也觉得不该出去:“那我不出去了。”

    “也不行,你还是出去吧,万一它发癫,遭殃的还是山上的一干道士。”滚滚觉得总有一天程帛尧会当着赤渊的面用符录,等那时候让赤渊知道,还不如现在就说出来,怎么说程帛尧也有那么仨孩子,赤渊还敢把她怎么着不成。

    “那……那它对我挥爪子怎么办?”程帛尧觉得自己这小身板,都不用一爪子。

    “嘁,它敢么,玄弥就放不过它,就凭你是李无涯和玄弭的亲妈,你就算把全天下的人都得罪光了也不用怕,道哥在上,他还没生出来之前,如果不是你自个儿找死,他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出事的。”

    嗯,滚滚说的好像也有道理,于是程帛尧举起小手,粉嫩嫩地晃一晃说:“是我,不好意思,我没想到真的会有用啊。我刚得到符录,还没试过呢,嘿嘿……”

    赤渊一看到是程帛尧,起先还两眼冒火,最后一看人家面前站着蓁蓁,怀里抱着玄弥,赤渊再想说什么做什么也只能从鼻子里重重喷气儿:“倒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能耐,现在看来,你倒是配做玄弭的生母了。”

    “我们人类有句话叫作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程帛尧反击了一句,她觉得这话挺正常的,只是告诉赤渊,她就算半点儿能耐也没有,生了玄弥就照样是玄弥的亲妈,玄弥想不认都不行。

    但是在赤渊听来,就有点儿当着和尚骂秋秃子的味道,因为它是一头兽呀,神兽也是兽,它有种被程帛尧指着鼻子骂“狗”的不美妙误会:“就你们这点儿家底,连玄弭随便一个窝都比不上,确实是贫了点儿。”

    ……

    “程帛尧,是我听错了,还是我想错了,我怎么觉得赤渊在说老大是狗……”滚滚迟疑地小声问道,可这话真的像是在指玄弭是狗啊,噢,连狗都不如,因为狗还不嫌家贫呢。这……这合适吗,滚滚看了眼玄弥,玄弥却还是那阳光灿烂的小脸儿,笑得能令百花都失了颜色的笑模样。

    “朱疵,你不是想以血浴身么,来,我成全你。”赤渊顿时间气场变得危险起来,看着阴气森森的。

    滚滚动都不动,用尾巴扫向程帛尧怀里的玄弥说:“来呀,有本事你来呀,我现在可不怕你,我有老大做靠山,还有老大他娘和老大他姐,不久的将来还会有老大的弟弟。哇哈哈哈哈……老子现在终于知道傍个大靠山的好处了,怪不得道哥问老子‘你想以后横着走吗,想的话就去跟着程帛尧’,老子现在懂了,背靠大树好乘凉哇!”

    李崇安等一干人都愣了,李崇安还好一点,毕竟他知道朱疵的身份,其他人不知道啊!

    “静山,你还有个儿子?”

    “咳,推演出来的。”李崇安还能怎么说,说朱疵早就告诉他,他会有俩儿子,一个是玄貔玄弭,一个是化神无数的天道,就算现在事实都多半摆在眼前了,估计他要这么说还大家还是得当他开玩笑的。

    “噢,看来你的儿子来头都不小啊。”

    赤渊快和朱疵火拼起来,但碍着蓁蓁和玄弥,赤渊还真不好动它,赤渊只能在暗暗把今天这仇记下,等待来日把朱疵给灭成渣:“既然你们都有眉目了,那我便不奉陪了,程帛尧,好好照顾玄弥。”

    白光一聚一散,赤渊就有些灰头土脸地走了,闹得程帛尧和李崇安还挺不好意思的。客客气气地把赤渊请来,结果让人家那么狼狈地离开,估计以后再见,赤渊不会给他们好脸色就是:“尧尧,你怎么画的符?”

    “是符录上所述,和我们平常画符引符的手法都有些不同,我看着大家用着都没用,才想到了符录上的符咒。噢,等我几天,我马上把符录上所述的都记录下来,然后大家传看一下。”好在打Boss得到的秘笈不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否则得多操心呐。

    “帛尧啊,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行啊,就靠你了。”

    ……

    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靠我就糟了。做为“唐僧肉”,她的未来也很黑暗好不好:“大家共同参详,也怪我最近没好好参悟,否则早该把符录抄录出来给先生和师兄弟们看了。”

    有了灵符,她在破玄关时得到的符阵就可以用了,符阵需要符石,而符石需要把灵符引入玉石里。有一段时间大家还努力去试,却一直没能成,没想到她破登堂的关卡后得到的恰恰就是画灵符的方法,这可真是雪中炭、及时雨。

    天道是必需要对他们施以考验,但天道也可以暗中给他们准备点儿通关秘籍嘛。

    有了程帛尧抄录的符录后,整个宗门上下开始动起来,很快昆仑的护山大阵成型。昆仑整山的迷仙大阵,套八卦回宫阵就能先把妖物们迷得晕头转向,再加上大大小小千余个小阵法,最后运转起来后,昆仑更显得云雾深深。说句实在的,自家人下山都得小心点儿,否则中了陷阱那可不是好玩儿的。

    当然,符石驱动的阵法有一个妙处,那就是只要佩戴一枚符石,就可以安全通过。但最近,宗门不予发放,等妖物们攻山之后再说,在山外的弟子都已经召集了回来,毕竟在外面等于送给妖物当补品。

    “等等,你说你们弄了个什么?”程帛尧都问三遍了,还是觉得听岔了话。

    “剑灵。”

    “就是那个攻击面特别广,打击力度特别大,还相当麻烦难缠的剑灵,你们哪儿弄来的灵剑?”灵剑和剑灵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灵剑可以用来驭剑飞行,剑灵却是真正拥有自我意识,自我思想的存在。世间自有灵剑无数,但剑灵却寥寥可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的那种可数。

    “还记得你的乾坤法宝吗,那里面就一个剑灵,不过之前我一直不能运用他。尧尧,我总觉得,一切都像是准备好了一样,虽然会有**烦,但是所有的麻烦都有人事先给我们准备好了对付麻烦的东西。”李崇安觉得这是天道布下的。

    程帛尧则看了眼闺女:“蓁蓁,是你吧。”

    这种事儿,蓁蓁早就不知道了,倒是滚滚用力点头:“应该就是李无涯,李无涯才是真正算无遗策的存在,在这方面,道哥都比不过他。李无涯悟破了天道,但道哥连自己都未必勘得破自己,道哥化身无数,从未合一,远不及李无涯啊!”

    “怎么办呀,好有压力的,爹、娘,一个人要那么厉害做什么啊!我这辈子看来怎么努力怎么努力都赶不上上一世了,这样好让人为难。”蓁蓁叹气,一个人为什么要无敌到让天下都感叹于他的厉害呢,李无涯这个人得多孤独多寂寞呀。

    “他是他,你是你,蓁蓁不要被所谓前世今生所累,你忘记了,所以你只是蓁蓁,爹和娘的好闺女。”李崇安觉得要是恢复了记忆那才让人遍体生寒,那可是李无涯,当然,就算是祖师爷也不能跟他抢闺女。

    “嗯,所以我最喜欢爹了,只有爹才会只把我当蓁蓁,连娘亲都经常把我当李无涯的。”程帛尧看着父女俩,心说“女儿果然是爹前世的情人”。

    “别腻了,不是刚卜了一卦,说妖物就是这两天会蜂拥而至吗,都早点歇着,养足了精神才好应对。崇安师兄,我们俩明儿再给洞府里加个符阵,蓁蓁和玄弥都还太小,滚滚你也别出去,你现在也是道大补品,比我还大的补品。”程帛尧也是昨天才知道,滚滚有内丹的,神兽的内丹服了,可以直接越阶成为神兽,然后去占据原本属于内丹之主的位置。天道对妖,果然不公平,人类要是这样,天道早几个雷下来把那人劈得渣都剩不下了。

    “它们敢吃老子么,老子只要待在他们俩身边,谁敢动老子试试。”一个有神兽们相护,一个有天道相护,它只有捱着他们俩,比待在什么阵法保护中都更安全,如果不是这两人太小,他甚至都想建议全昆仑所有人都到他们俩身边待着。

    “爹,娘,要注意安全,没**孩子像根草。”

    “那没爹的孩子呢?”

    “啊?这个好像没唱过耶……像……像块宝?”

    “蓁蓁!”

    “我错了。”

    得,认个错都跟自家红狐狸一样利索,可也一样不实诚,真让人想捏脸。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