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二千九百四十六章 恶人恶报

第二千九百四十六章 恶人恶报

笔趣阁 www.52bqg.net,最快更新绝色毒医王妃最新章节!

    白苏的眸色微冷,手痒得厉害。

    她一点也不想欺负那些不会武功的人,但嘴贱的除外。

    掌柜的看到刚才差点没把自己踢死的女煞星,往前又走了两步。

    顿时,银子也给不了他足够的勇气了。

    哆哆嗦嗦的爬起来,用自己最后的胆量说道:“你们也别太为难我,大家好说好商量。再说、再说你们不是也有马车么,将就一晚怎么了?”

    这话,说得他自己还挺委屈。

    自己不就是想多赚点银子嘛!

    谁让他们自己穷,不然给他更多他当然也不会赶人了。

    她穷吗?

    如果驿馆掌柜的知道林梦雅的身家,恐怕会立刻跪下,抱着她大腿喊爸爸。

    但林梦雅自家行商,所以对商场上的一些规矩,她向来是不会轻易违背的。

    “我且问你,我们住进来的时候,是不是你自己说还有两间房,我可有强迫你?”

    不知为何,明明眼前的女子说话的声音沙哑低沉,但掌柜的却硬是觉得自己的后背冒出了层层的冷汗。

    他垂着头,本想咬着牙,什么都不肯承认,但没想到却听得头顶上原来一道沉沉的疑问。

    “嗯?”

    糟了,是那个女煞星!

    掌柜的立刻头如捣蒜,“都怪我,都是我的错!还请贵客高抬贵手,饶了我这一次吧。”

    “小人常年守在这里也不容易,我多赚些银子也都是为了养家糊口,还请贵客体谅体谅我吧。”

    其实往日这掌柜的仗着身后有长老会,气焰很是嚣张。

    而且在他的驿馆里,除非是有家族亦或是长老会的手令,否则是不接待普通人的。

    而且就算是使了银子高价住进来,也会受到他的刁难跟盘剥。

    最过分的事,甚至还有人曾经在这里丢过盘缠行李什么的,但失主找到他之后,他却死活不承认跟自己有关系。

    而现在他之所以想让林梦雅让房间,无非是因为,在这些客人里头,只有她的身份是最不重要的。

    但她的前头,还有赵毅轩赵长老的名头压着。

    不得已,掌柜的只好做出退房费,这个令他肉疼的决定。

    没想到,却落得现在这个后果。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对林梦雅升起了几分怨恨。

    却丝毫没有自省,这件事的起因本就是他自己贪财,与旁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呵,掌柜的,你不觉得强行让我来体谅你的难处,有些过分吗?”

    林梦雅早已看穿了对方的嘴脸。

    “还有,我还带着两个孩子,这荒郊野岭的,你让我带着两个孩子去住马车,那你为何不先体谅体谅我们?”

    林梦雅的一番话,把老板堵得哑口无言。

    何况他本身就说的在理,今天这事儿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那就不只是打掌柜的一顿这么简单了。

    那掌柜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却是死活都不肯放弃这到手的银子。

    他脑袋一昏,竟想出了一个阴损的招数。

    “好好好,看来客人你是当真不愿意退了。”

    林梦雅冷然道:“钱我已经给你了,咱们如今是钱货两清,在明天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把房间退给你的。”

    “呵,那客人就早点休息。”

    掌柜的走的时候,很是阴毒锐利地瞪了她一眼。

    “主子,小心又诈。”

    白苏对这个老板的印象极差,不由得低声提醒。

    林梦雅点点头,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种人,自己这些年见到的难道还少吗?

    何况这次,她的人可以说是倾巢出动。

    如果这样还能让对方得手的话,那她就得考虑考虑是不是要把这些人撤走回炉重造了。

    “没事,咱们先睡吧。”

    ......

    此刻,驿馆的后厨里。

    吃了那么一个大亏的掌柜,正在跟自己的伙计嘀嘀咕咕,商量着如何让对方主动退出房间。

    “掌柜的,咱们这么做不好吧,万一要是得罪了赵长老,只怕咱们没办法交代呀!”

    伙计畏畏缩缩的样子,让掌柜的气都打不出来,狠狠地给了他一个嘴巴。

    “我管他什么赵长老、李长老的!你是没看到刚才她对我下手有多狠吗?”

    掌柜的揉着自己的肚子,满脸都是阴狠。

    “就算是赵长老,也要给我几分薄面。她不过就是一个攀附上赵长老的穷亲戚,居然敢这样打我,简直就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他嚷嚷的时候,不小心牵动了伤到的腹部。

    顿时,又疼得他一阵龇牙咧嘴,心头对林梦雅的恨意更浓了些。

    小伙计也不敢再反驳了,只能捂着脸,唯唯诺诺地任由掌柜的指挥。

    驿馆的后厨并不小。

    本来就算是夜里,也会有人守着,免得客人要热水要吃食。

    但掌柜刚才却把人都赶走了。

    他让伙计推开了一个放米粮的柜子。

    在柜子的后面,则有一块活动的木板。

    之后,掌柜将木板掀开,露出了里面一个个黝黑的小圆洞。

    那圆洞不过拳头大小,整齐排列在墙壁上。

    掌柜的看了看十二个小圆洞,冷冷地笑了笑。

    这是他接管驿馆以后自己做的机关。

    这些小圆洞,都是直通到客房里的。

    平时那些莫名其妙就丢了东西的客人,就是因为他提前往里面吹了些迷药。

    到时候,自己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对方迷倒,然后把东西给偷走。

    原本每到这个时候,他是不敢再用的了。

    可谁让那个女人不长眼,竟然还敢对他动手!

    一想到刚才俩人嚣张的样子,掌柜的就气得面色狰狞。

    被踢伤的位置还在隐隐作痛,更是勾起了他心头的怒火。

    没再犹豫。

    掌柜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纸包。

    这里面的迷药也是他的独家秘方。

    一旦吸入,管是力大如牛,还是虎背熊腰,亦或是武功盖世,都得被药晕了!

    掌柜的一边想着一会如何收拾那两个女人,一边乐滋滋地取出了自己点迷香的小炉子。

    烟道的设计很是巧妙。

    只要另外一面不堵上的话,眯眼就会自动往里面的吹。

    老板点上炉子,就带着冷笑,跟自己的小伙计躲到了一旁,喜滋滋地等着药效发挥。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掌柜的觉得时间差不多了。

    刚想要起身去把人拖走,却猛地感觉到了一阵头晕目眩。

    “欸,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捂着头。

    可眼前的一切却都有了重影。

    迟钝的大脑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不对!

    这分明就是——

    下一刻,只听得一声闷响。

    刚才还觉得自己胜券在握的掌柜的,悄然躺倒在地,呼呼大睡了起来。

    而他的那个小伙计,则是比他还先中招的。

    俩人都躺下后,一道身影出现在厨房外面。

    确认了情况以后,这才回到林梦雅的身边回禀。

    “主子,人都已经被放倒了。”白苏的眸色清冷。

    好大的狗胆!

    居然敢放迷药,企图迷晕她主子跟小主子们!

    更可恨的是,主子说这迷药对大人使用的话,只是药效强烈;但是对于孩子而言,很有可能会造成脑部的损伤。

    严重点的话,就是小孩子可能再也清醒不过来了!

    这让白苏无比的愤怒。

    要不是碍于主子的命令,她肯定早就一刀结果那两个恶毒的坏蛋了!

    “没事了,他们恐怕要睡到明天才能醒。你也忙活了一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咱们还得赶路。”

    有了林梦雅的话,白苏不再跃跃欲试,但也是合衣抱着剑躺在床上,只要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她就能起来保护主子。

    内间,林梦雅看了一眼被湿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孔洞,神色微凉。

    居然敢用这种恶毒的手段来对付她。

    要知道她可是玩毒玩药的祖宗!

    第一缕迷烟还没透过来,她就闻到了那刺鼻的味道,而后,她将床单打湿,把墙上的孔洞堵得严严实实的,一点都透不过来。

    那就由他们自食恶果吧!

    她关上通风的窗子,轻轻拍了拍儿子跟女儿,也躺在床上睡去了。

    天刚亮,兰姑就来叫醒了她们。

    白苏开门跟对方低声交谈了几句后,才端着一些简单的早饭放在了床上。

    “主子,刚才兰姑姑说,掌柜的消失不见了。”

    白苏的眼中满是遗憾。

    怕不是觉察到事情不对,所以跑了吧?

    啧,她还想给对方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来着!

    算他跑得快。

    林梦雅点了点头,虽然没想要深究,但心里却涌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疑问。

    按照那药性而言,只要中了迷香的人,恐怕得睡上二十四个小时才能清醒过来。

    从昨晚到现在,满打满算的也就不超过十二个小时。

    或许,是因为浓度的关系,亦或是他们自身有解药什么的吧。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她也没放在心上。

    用过了早饭,大家都收拾得妥妥当当,准备继续赶路。

    她跟白苏一人抱着一个宝宝走出客栈,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哎呀,这么漂亮的小宝贝,可是不多见了呀!”

    “可不,尤其是那个小丫头,以后一定是个美人坯子!”

    面对诸位叔叔阿姨伯伯婶婶们的感叹,俩个小的表现得倒是挺淡定。

    但,总有那柠檬成精的家伙,就连小孩子都要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