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虎贲 > 第四十五章 黑水靺鞨

第四十五章 黑水靺鞨

笔趣阁 www.52bqg.net,最快更新大唐虎贲最新章节!

    罗士信看着已经停止追击的高句丽兵,对左右道:“这高延寿、高惠贞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一些呀!”

    李道宗安排的千余唐兵目的自然不是如高延寿、高惠贞说的那样找死搞笑的,他们目的是引诱敌方追击,让他们远离后方营地。

    当然他们也为了高延寿、高惠贞的十万大军设下了埋伏圈,只要高延寿、高惠贞大意的进入埋伏圈,不说能够一战将十万大军击溃,至少也能给他们一个惨痛的教训。只是高延寿、高惠贞并没有上当,在埋伏圈外便停止了追击,停师休整,派人左右查询周边形势。

    刘仁轨道:“高延寿、高惠贞拖杨万春后腿,并不意味他们便是傻瓜,只是他们彼此敌视,想法不一样而已。两人终究是十万大军的统帅,并非全然不知兵的蠢蛋。”

    罗士信带着几分遗憾的点了点头道:“将伏兵撤回来吧,果然不能将胜利寄托在敌人的愚蠢上。还得真刀真枪的干……”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这兵事发展到今日的地步,几乎所有战术打法都有前车可鉴,只看掌握兵法之人自身的运用。

    这简单的战术行不通,只有将情况复杂化,以克敌制胜。

    他也没有真的指望能够以简单的伏击战就重创对方的十万大军,若是如此简单,全天下都是用兵行家了。

    “李总管你为左翼,苏总管你为右翼,我亲自坐镇中路。以巨大的雁行阵迎敌。”罗士信很简单明了的吩咐下去,李道宗、苏定方都是当代名将。以他们的才华干略即便统帅三军也不存在任何问题,关于此战的目的他们各自都心底有谱。战术打法也无需介绍的那么明白。只要简单的几个命令,他们自然知道自己的任务,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果不其然,两人也没多问,很爽快的领命去了。

    “走吧!”罗士信知会了身后的刘仁轨、薛仁贵,沿着首山而下亲自坐镇中军,在首山山脚摆下了巨大的阵势。

    高延寿、高惠贞一路欢快的追杀着千余唐军,虽然唐军跑的极快,但终究有几个落下的。成为高句丽十万大军的刀下亡魂。

    他们追杀的快捷,却也不是无脑而盲目的追击。

    高句丽一败再败,已经失了辽东一地。高延寿、高惠贞此时率领的十万高句丽与黑水靺鞨的联军虽不是高句丽仅剩的兵马,却也是关乎高句丽国运的最后精锐。高句丽面对杨广的人海式征伐,固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却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国力大损。这些年好不容易恢复了元气,又遇上唐朝如此有效可怖的征伐。就算此时罗士信撤军,海东三国的实力强弱也将改写。高句丽绝不可能在坐拥海东第一大国的美誉。不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有高延寿、高惠贞手中的十万大军在,新罗百济也不敢小觑。

    但是这十万大军一但有个什么闪失,就算罗士信最终止步高句丽。没能灭了高句丽,高句丽也没有足够的力量自保,没有足够的实力面对历史的弱肉强食。也因如此。杨万春得知罗士信手中还握有两万奇兵之后,已经预料到高句丽亡了。

    面对这至关重要的十万大军。渊盖苏文亦不可能派遣昏庸之将率领,高延寿、高惠贞的能力在高句丽的一干大将中还是有着一定水准的。

    他们早已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只是送上门的穷寇,不杀白不杀,在某些不可能存在伏兵的地势,还是能够追击的。一但抵达可能存在伏兵的地域,立刻就停止了追击,派人左右搜查左右隐蔽的可能藏有伏兵的险道。

    “褥萨大人,右边山道并无伏兵,不过险要之处诸多草木皆有压弯踩到之迹象,应该有人曾经埋伏过。”干练的斥候兵将自己调查的情况告之了高延寿、高惠贞。

    两人互望一眼,道:“果然如此!”

    高延寿带着几分嘲讽的道:“天真,这点伎俩也想诱使我们中计!”

    高惠贞若有所指的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在前面的首山山脚就应该能够遇到唐军了。他们应该在那里列阵,若我是罗士信,必然会这么做。”

    高延寿扬声道:“你我英雄所见略同,那罗士信能够取得一连串的胜利,也应当是个英雄,必然会在那里列阵。只是就算他们事先选择了好防守要地也改变不了他们久战兵疲兵力不足的弱点。我们也无需跟他们客气,直接撵上去就是。”

    高惠贞真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含笑道:“我也正有此意。”

    他们商讨着统十万高句丽与黑水靺鞨的联军向西进发,沿途清查两翼不断零星出现的危险之地,浪费了不少时间,但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首山下:唐军遮天蔽日的旌旗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两人还是一阵错愕,不免面面相觑,对面的大军貌似比他们还要多,他们十万大军貌似都没有对面看的规模雄伟。

    但随即两人留意到了唐军的布局。脸上露出了诡异的表情,唐军整个布局呈现一个标准的大雁型,从他们的角度来看那支大雁异常的形象。

    雁行阵是古阵法之一,早在春秋时候就以存在。雁行阵的利弊数百年前就为历朝历代的兵法大家分析研究的透彻。

    高延寿、高惠贞都是世家子弟雁行阵的基本效用早在他们接触兵法的时候就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了。

    雁行阵是一个防守型的阵势,如大雁飞过的斜行,左右两翼可以充分发挥射击兵种的威力,但凡要与雁行阵对阵,首先要面对左右翼的袭击,想要深入进攻中军便如被包围了一样,会深陷进去,受到左右两翼的牵制。

    “虚张声势!”高延寿一眼就看穿了唐军的布置,若唐军真有可以与他们相比的军队,又何必摆出这么一个防守阵来面对他们?

    高惠贞冷静的分析道:“罗士信必然打着以主力部队抵挡我军,余部安抚稳定安市城,待彻底掌控安市城在退入城中与我们僵持。安市城不好对付,决不能让他的诡计得逞。”

    高延寿寒声道:“在绝对的兵力面前,雁行阵根本不堪一击。我们各自负责对付左右翼,再让阿固郎率领黑水靺鞨的勇士牵制罗士信,你看可好?”

    高惠贞有些畏惧罗士信万夫莫敌的神勇,惧怕他的斩将能力,一听是攻打左右翼登时大喜,兄弟两人心照不宣的叫来了阿固郎。

    “听说黑水靺鞨的勇士骑射双绝,今日正是汗兄大显身手的时候了。”高延寿脸上挂着友善的微笑:“汗兄你看,这阵法叫做雁行阵,左右翼多为强弩,以远程器械制敌。中间为骑兵步卒,稳固阵心阵脚。我欲以我高句丽的兵卒为汗兄护住左右翼,汗兄可有勇气与大唐威震天下的步骑一战?”

    阿固郎是黑水靺鞨的首领,靺鞨是生活在粟末水和黑水一带以游牧渔猎为主的一个名族,以粟末靺鞨和黑水靺鞨最强大。粟末靺鞨亲善中原,其首领突地稽自隋开皇年间便内附中原王朝,先后入仕隋唐,至贞观初去世,计有三十余年。身经大小数十战,有功于隋,也有功于唐。

    黑水靺鞨却一直与高句丽友好往来与中原为敌,此次大唐兵伐高句丽,黑水靺鞨的族长阿固郎应渊盖苏文的邀请,亲自带领着靺鞨骑士赶来与高句丽组成一个联军一起对付大唐。

    黑水靺鞨说起来有些拗口,其实他们就是后来女真族的祖先,这个时候的他们还未开化就如野蛮人一样,喜欢劫掠杀伐。

    原本他们与高句丽的关系就如最初的匈奴与汉朝或是突厥与隋唐,祸害着高句丽的边境。高句丽文化科技也不怎么样,比起黑水靺鞨却要好的多,一直以来黑水靺鞨便是高句丽的宿敌。直到数十年前,高句丽渊盖苏文的祖父渊子游凭借出众的军事外交手段降服了黑水靺鞨,传授他们从隋唐学来的文化知识改善了黑水靺鞨野蛮人的生活,得到了黑水靺鞨上下的敬仰,黑水靺鞨也因此成为了高句丽的附属国,时常为高句丽而战。

    这一次高句丽已到了存亡之际,理所当然的邀请了黑水靺鞨相助,阿固郎亲自率领了两万靺鞨勇士前来与高句丽的援兵组成了联军。

    此时的黑水靺鞨总体的文化底下,上下几乎还未开智,上下勇则勇矣,智商普遍底下,阿固郎虽为族长,也只是傻子堆里的正常人,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雁行阵什么的完全听不懂,唯一听明白的就是高延寿、高惠贞打左右两边,而中间这个艰巨的任务想让他麾下的勇士来打。

    重重的敲着胸口,阿固郎高声道:“我黑水靺鞨的勇士是最出色的猎人,任何敌人都不是我们的对手,两位褥萨就看我们将对方如同猎物一样撕裂。”

    随着他的一声唿哨,奇形怪状的骑兵队开始集结,带着恶狼气息的骑兵队在阿固郎的指挥下首相涌向战场……(未完待续。。)

    ps:  刚刚起点挂了,还是我这里的问题,登录不上,现在好了 更新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