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虎贲 > 第一章 恶灵之首

第一章 恶灵之首

笔趣阁 www.52bqg.net,最快更新大唐虎贲最新章节!

    夏州朔方。 章节更新最快

    这里地属河套地区,战国时称为河南地以及北假,原为赵国领地,后为匈奴占据。秦始皇雄才大略,遣将军蒙恬发兵三十万人北上击胡,略取河南地。但因秦末动荡,匈奴又重新占据朔方一地。直至汉武帝时期,车骑将军卫青从云中出兵,至高阙,遂略河南地再度将河套夺了回来。

    汉武帝雄才伟略,多次徙民移居朔方、五原、上郡、北地诸郡,并穿凿河渠,屯田戍守,修筑长城、要塞。此后围绕朔方一地,草原民族与汉民族多次展开了激动的争夺。大体而言,多是顺应时势,哪方强势,便归属哪方。直至隋朝大业十三年,梁师都据朔方郡反隋,此地一直也在梁师都的控制之内。

    自汉武帝大修朔方以来,朔方一直是汉民族的北方屏障。为防备草原民族而修葺的长城、要塞都在朔方境内。梁师都掌握朔方一地,不易于卡住了大唐的命脉。突厥能够多次寇入大唐北地,也是因为梁师都大开门户之故。

    对于朔方郡,大唐早有图谋,只是梁师都铁了心的抱着突厥大腿,大唐多次拉拢收买,都未获成功。现今突厥大乱,李世民满以为梁师都是个聪明人,应该会做出聪明的选择,哪料梁师都对于他的突厥老子忠心耿耿,就算突厥陷入内乱,自顾不暇,对于突厥依旧不离不弃。

    可将主事的李世民气得火上眉头,亲自下令夏州长史刘旻、司马刘兰谋取其地。以内应离间其君臣,同时派出轻骑蹂躏其庄稼,让他们颗粒无收。

    梁师都眉头都锁在了一处。现在朔方城中流言四起,他也不知当信不当信,麾下诸将人心惶惶,一副大难临头,人人自危,一幅日落西山的模样。

    拒绝大唐招降,自然不是因为对突厥忠心耿耿。实是梁师都放不下手上的权利,不愿意当一个太平王爷,在长安享受所谓的荣华富贵。还有被清洗的危险。

    但是大唐这一招也确实是狠,外毁田地断他们口粮,内部攻心,令他们惶惶不可终日。

    在如此下去。大唐就算不攻过来。他们自己都要支持不住了。

    “必需想个法子才行!”梁师都对自己说着,但是那如九十岁老者般的眉头却预示着他的心态。

    无计可施!

    梁师都与苑君璋、高开道虽然号称隋末突厥三条看门狗,但本质上还是有些区别的,梁师都的出身要比苑君璋、高开道要高贵许多,夏州朔方是他的老家,梁家世代都是这个地方的豪族,家底十分丰厚,他本人年纪轻轻就当任隋王朝的鹰扬府郎将。手握着兵权。比起高开道勇而无谋,苑君璋的干略平庸。梁师都算是“智勇兼备”。他在朔方作威作福多年,偌大的梁家上下皆由他一人谋划决断,独断专行,以至于听不进他人意见。

    长年累月下来,到了今时今日已经无人与他商议什么对策。

    梁师都最初还不怎么在意,觉得手下人的才智都不如他,听不听他们的建议都没所谓。

    直到今时今日,梁师都才发现自己身旁当真是半个可以信任的人都没有了。

    平时都没有,更何况是现在危难关头。

    想来想去,想到最后,还是只有一个办法……抱大腿。

    尽管现在突厥内乱,颉利有些自顾不暇,但是他们也不想失去大唐的门户,就算在如何的困难,他们也应该会为了自己未来的利益,伸出援助之手。

    心念于此,梁师都怒喝了一声道:“来人,去将大将军梁洛仁给我叫来。”

    不多时,一个与梁师都长得极为相像的壮汉大步来到了朔方的皇宫大殿处。

    “陛下,你叫我?”

    梁师都早已自封为帝,建国号为“梁”,改纪元年号为永隆。虽谁地盘不大,却真真实实的当了几年皇帝的隐。他对身份观念看的很重,觉得自己是天子,自当是与众不同的。哪怕是堂兄弟遇上他,也要恭恭敬敬的称他“陛下”或者“圣人”之类的皇帝称呼,不能再以兄弟相称。

    原本梁洛仁与梁师都的关系不错,梁师都能够杀害朔方郡丞唐世宗,占据朔方郡造反,梁洛仁可算是居功至伟,第一功臣。

    但是梁师都称帝之后,突然间架子大了,皇帝威风十足,梁洛仁心中不满,兄弟之间的情意,已经在这些年消磨的差不多了。

    也因如此,尽管两人是兄弟,对于梁师都的召见,梁洛仁只有淡漠的五个字。

    对于梁洛仁的心态,梁师都并不了解,还觉得没有任何问题,他是天子,理所应当是高高在上的。

    “你速度去一躺草原,去拜见颉利可汗,将我们这里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他,让他出个主意,或者拨给我一点兵马,让我南下寇略庆州、延州,他们毁我田地,那老子就杀他们的百姓,抢他们的口粮,看谁狠的过谁。”

    梁洛仁也知这是当前唯一之法,淡淡的说了一声:“明白了!”也就退下去了。

    梁洛仁走出了朔州皇宫,看了看阴霾的天,心中却在考虑另一件事情:这梁家是否走的下去。

    梁家作为朔方豪族,家族谱上可追溯到汉武帝时期。汉武帝以罪犯流民充军朔方,将朔方发展为抵御草原民族的第一战线。

    梁家的先祖就是在那个时候来到朔方立足的,那个时候的梁家先祖还是一个犯了重罪的囚犯。慢慢的发展,梁家顶着艰难一步步的在朔方发展起来。经过足足七八百年的时间,梁家成为了朔方第一豪门,左右着朔方的政局。成为地方上举足轻重的存在。

    隋末动乱确实是一个将家族发展壮大的天赐良机,但是机遇往往伴随着巨大的风险。当初他们让梁师都布下的美好前景所迷惑,现在看来是异想天开。梁师都压根没有半点帝王之才以及帝王的胸襟。梁家的前景就如现在的天气。随时都可能面临灭顶之灾,尤其是现在的局面,万一大唐纵兵袭来,岂非整个梁家都要给梁师都陪葬?

    事态严重到这个地步,梁洛仁已经不得不考虑他们梁家的后路未来了。

    他的职位是大将军,钦点了五十名亲卫,打算出朔方出使突厥。这刚出朔方北门不久。便见一队彪悍的骑兵蜂拥而至。

    对面高举着突厥汗王的旌旗,不由得一怔,双手握喇叭状。高喝道:“来者何人?”

    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面前的骑兵队,先后停下了脚步,回应道:“突厥颉利可汗帐下赵德言,封汗王之命。前来拜见梁国皇帝。对面可是梁大将军?”

    梁洛仁也听出了来人的口音。赵德言最近才在突厥崛起的一个人物,深得颉利的器重,引以为左膀右臂。颉利的许多大事,都交由他来处理,对他极其信任。颉利很看重朔方所存在的战略意义,丢了马邑,丢了渔阳,充其量不过是丢了一个掠夺的捷径。就算没有这个捷径。突厥凭借出色的机动性,一样能够闯进大唐的疆域进行掠夺。只是麻烦许多,唐军会有一个准备而已。丢了朔方,那可就不只是丢一个掠夺的捷径那么简单了。

    他们丢的是一个战略要地,没有了朔方,他们别想轻易的威胁长安。如上次兵袭凤凰谷,再如已经不可能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十万铁骑兵袭长安,便是从朔方进入大堂境内的。

    这朔方对于大唐很重要,对于突厥来说也是一样的重要。

    颉利多次派出使者与朔方往来,赵德言、梁洛仁相互之间接触不下十次,只听声音已能辨别出彼此的身份。

    赵德言还是一副诸葛亮模样的打扮,羽扇纶巾外加儒士服,已经是秋末季节,草原上寒冷来的较早。便是如此,他依然轻摇着羽扇一副,高人气派。

    梁洛仁对于赵德言这装逼的模样早已见怪不怪了,客套了说了几句,问道:“什么风把先生给吹来了?”

    赵德言保持着风度之余,神色也透着无法掩盖的疲惫,颉利遇到如此危机,他这个首席谋士也自是不会太轻松。

    在这个关头,赵德言亲自来朔方,也预示着有大事发生。

    梁洛仁心中警戒大起。

    “我特地来是通知可汗,我突厥得到确切的消息。李唐已经任命罗士信为庆州都督,并且重新改了庆州所辖的地界,将绥州、延州归入都府治下,统领庆、绥、延三州军事,不日上任……”赵德言对于梁洛仁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在他看来梁洛仁的本事比起志大才疏,目无余子的梁师都要更胜一筹。

    梁师都自封梁国皇帝,但也接受了突厥大度毗伽可汗的册封,赵德言是以称梁师都为可汗。

    “什么?罗士信……”梁洛仁听了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一阵目眩。

    只是一个任命,一个消息!

    赵德言这位颉利麾下的第一谋士,在这种形势危机的时刻,亲自跑到朔方来。

    梁洛仁,这个梁国的大将军,兵马元帅,听了几乎晕阙。

    罗士信,这三个字,到了今时今日,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威力。

    想当年突厥纵横天下是何等威风!

    大军一出,隋朝皇帝杨广都受困雁门关,抱着儿子痛哭,一个个诸侯想要崛起称王,哪一个有胆子不跟突厥打个招呼,拜个山头?老老实实的将贡品礼物,大把大把的送往草原,寻求庇佑。

    但是就是罗士信……

    短短年余间,数败突厥!

    还曾单枪匹马的逼退十万大军,大槃山一役,以两万步卒硬扛十五万突厥大军的轮番猛攻抢攻,以绝对的优势取胜,将十五万突厥大军击溃。

    这赤手可热的战绩,已然将他推向了威势的巅峰,威震草原。

    尤其是突厥上下,现在一个个都视罗士信为不可战胜的洪水猛兽,称呼他为“阿尔桑.杜奥莱”。

    这是一个西方的名字,在突厥语中的定义是恶灵之首。

    突厥是一个很杂的民族,尤其是他们的信仰,没有统一性。这也跟突厥的情况有关,突厥是众多游牧部落联合体,就如昔日的匈奴,他们的神话观念具有相似或一致性。诸如对天和天神腾格里信仰、拜日习俗等等。尤其是狼图腾,突厥的狼图腾神话在突厥语民族当中流传甚广,几乎所有部落都信奉狼这种生物。但是由于各种外来宗教的传入,突厥古老的神话体系相继遭到破坏,甚至因遭排挤而趋于湮灭。维吾尔、哈萨克、土克曼、柯尔克孜、乌兹别克、撒拉、土耳其、阿塞拜疆等许多民族的创世神话、人类起源神话、洪水神话以及其它种种神话大多为伊斯兰教神话所改造或代替,一些本来属于多神信仰范畴的神已经演变成了伊斯兰教圣者的形象。

    突厥民族除了狼图腾保留了下来以外,原来的腾格里、乌麦、地一水等草原诸神已经给他们淡忘了。他们将世界与人类的创造归功于安拉,说人类始祖父为安拉用泥土捏的阿丹,人类始祖母是由阿丹身上的肋条所创造的好娃,他们在魔鬼撒旦的教唆下偷吃了麦果而被真主逐出天堂等等,显然都是直接来自伊斯兰宗教神话。

    这神话既然有神,自然存在着恶魔。突厥夹杂着外来宗教衍生成的四不像信仰中,阿尔桑.杜奥莱是远古时期的恶灵之首,最凶残最凶暴最厉害的恶魔。

    现在突厥人将罗士信视为了远古时期的怪物,足见对于他的惊惧,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极限,称呼他为魔,而是还是恶灵之首的阿尔桑.杜奥莱。

    将他这么一个凶人安排在唐朝的边境,只是一个任命已经让颉利有一种夜不能寐的感觉。为了确保朔方的安危,颉利不得不派赵德言亲自跑这一趟。

    梁洛仁精神有些恍惚,这朔方的地理位置极为关键,能够随时随地的寇入庆、绥、延三州……

    可是现在庆、绥、延三州的军事是罗士信在负责……

    ps:  大更一章!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