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春秋做贵族 > 第552章:赵氏代国

第552章:赵氏代国

作者:荣誉与忠诚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52bqg.net,最快更新我在春秋做贵族 !

    智瑶最近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回忆起很久之前的事情,陷入回忆便会无法自拔,午夜梦回间天就亮了。

    简单来说就是,智瑶近期有失眠的状况,以至于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有些不好。

    到了智瑶现在这种地位与成就,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被无限解读,幸亏是没有生病,要不然少不得出现比较不好的舆论。

    「赵氏代国乃是大王的心病,一日不出,大王难以睡得安稳?」中行寅听说了行辕那边的事情,特地找来了程宽。

    程宽能听懂中行寅的意思,说道:「侄孙定会盯紧赵氏。」

    这位程宽是程宵的嫡长子,也就是智瑶兄长的儿子。

    秦地这一边划成了四个郡,其中的一个作为程氏的封地。

    程宵长期在「中京」,只是挂了一个一家之主的名头,虽然程朔也长期待在都城或是受命出征,以前的大多数事情是程朔在代为处理,等待程宽行冠礼则是事务落到了他头上。

    中行氏和程氏现在都是公族,双方有存在竞争关系,更多的是进行合作。

    两个家族最大的重任就是抚平秦地,把秦地的人进行真正的融合,再来便是防备义渠和赵氏代国了。

    中行寅特地找程宽来说这件事情,其实就是一种牵强附会。

    作为原国之主的智瑶有太多需要烦恼的事情,赵氏代国只是其中之一,并且占到的比例注定不会是第一序列。

    比起赵氏代国,把楚国灭掉能够达到「一天下」的初步成就,因此楚国才会是原国最为关注的那个国家。

    只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诉求,越是在乎什么,会把自己视为最重要,直接点就是以自己为中心。

    中行寅的意思太过直接,想让程宽仗着自己的身份争取更多资源上的倾斜,最好能够吸引来智瑶的更多注意力。

    程宽还真的有那样的资格!

    认真算起来的话,智瑶继承人的位置是从程宵抢来,以时代的特性,注定智瑶非但不能弄死智宵,相反要极力地优待。

    不管智瑶对程宵有没有愧疚感,一定要表露出心有愧疚的一面,这样一来才会显得合情合理。

    那么,智瑶就必须高看程宽一眼,给予比智开更多的放纵,展现自己人情味的一面。

    原版历史上,智氏在晋国除名之后,智开与智宽投奔到了秦国,后来成为老秦人贵族的一员,到商鞅变法时被铲除掉了。

    程宽在秦地有封地,并不是智瑶知晓历史的进程,要说优待可真的是大大的优待。

    当前程氏的封地被划归在渭水与泾水以东,只要那边的水利工程被建设起来,立马就是一块鱼米之乡。

    即便水利工程还没有建设,当地也是一处异常适合开战农耕的环境,直接就是等于给程氏划了一块好地。

    「赵氏与义渠若有异动,定是大原讨伐楚国之时。」智宽从小接受的教育不输智开,两个人也是一同长大,十八岁之后才分开发展。

    中行寅猛点头。

    仅仅是原国之主的巡视队伍进入秦地,吓得赵氏代国和义渠立刻发出动员令,探子回报两国分别集结了七万和十万大军。

    近期,秦地频频抓捕到义渠和赵氏代国的探子,可见两国很担心遭到原军的入侵,以至于明知道当前进入秦地风险很大,还是派出了大量的探子。

    程宽和中行寅都是知道原国什么时候会对楚国动手的人,存在疑虑的是侵略蜀国和巴国的行动能不能顺利,一旦兼并巴蜀出现问题,攻打楚国的行动不知道会不会往后拖。

    他们并不知道原军在巴蜀那边的情况,倒是有得到来自中枢的命令,需要派人前往「陈仓」那边探路

    ,规划打通前往汉中的通道。

    那么就是说,秦地这边有可能需要增援巴蜀?

    中行寅心里在想:「如果赵毋恤胆子足够大,他应该乘机与义渠结盟,现在这个时候入侵秦地。」

    真的发生那种事情,有智瑶在秦地,中枢得知赵氏代国与义渠进犯怎么可能不救援,一场勤王事件势必发生,秦地也将变成主角。

    那么想的中行寅倒不是盼着智瑶出事,纯粹就是作为一名地方官员,并且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标,渴望形成的事态发展而已。

    历朝历代有那种想法的人简直不要太多,典型的只顾自己。

    赵氏代国这一边。

    季节到了春季中旬,天上不是在下雨,其实像是天漏了一般在浇水!

    赵毋恤站在帐帘边沿感受着风出来的一股股凉意,心其实也基本凉透了。

    不久前,义渠那边明确拒绝了赵氏代国的结盟提议,并且还杀了赵氏代国的正使,拒绝结盟的消息是和正使的脑袋一起被送回来。

    义渠拒绝与赵氏代国结盟的理由很直接,骂赵毋恤是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

    那么骂好像也没有什么错?

    曾经的好多势力跟赵毋恤结盟,要么是那些势力变成马前卒,不然就是后面被吞并或侵略。

    有那么多的例子,谁还敢相信赵毋恤呢?

    可是赵毋恤觉得自己很委屈,与谁结盟期间虽然搞了不少小动作,展开拼杀是在解除盟约之后,以事态的进程来说并不能算是赵氏代国攻击盟友。

    异族的行事风格比诸夏那边更加简单粗暴,根本不管什么流程或进程,只看事情发生的结果,导致的是赵毋恤或许在原版历史上能将阴险狡诈玩得很溜,轮到这个历史版本一下子在义渠这边破功了。

    「原国并无大军向北之意,雨季集结大军是否……」赵获坐在帐篷内的火炉边上。

    目前的赵氏代国只有很少量的开战农耕,主要是以放牧为主。这种生活习性注定需要分散栖息,长久聚在一块很容易把某块区域的草皮啃秃了。

    赵毋恤得知智瑶进入秦地巡视,在第一时间向各个牧场派去使者,要求当地的部落立刻集结士兵前来汇集。

    十万名士兵?起码有近二十万非战斗人员跟着,某个区域突然人口猛增,以他们的生活习性少不得带来更多的马、牛、羊,直接让阴山脚下变得无比拥挤。

    以区域算的话,赵氏代国现在不止占据着九曲之地,还将被称为漠南的区域控制在手。

    他们的放牧范围其实就是匈奴最精华的地带,而匈奴用这一片精华地带足足养育了近三十万的骑兵!

    赵获的那一句话让赵毋恤深深皱起眉头,心里不悦的同时,开口自嘲道:「奉上我之头颅,赵氏便可重归鼎盛。」

    因为赵伯鲁的回归,再加上智瑶的善待,赵氏确实又变成了中原的大家族之一。

    原国的往后是芬嬴,再加上智开身上有一半赵氏的血脉,注定远离中原的赵氏会在情感上更加复杂一些。

    赵氏代国这边并不是全部的人都铁了心要跟原国过不去,回归中原的呼声其实很大,只是想回归中原的那一批人出发点不一致,无法汇流成为统一意见再发出会威力罢了。

    现在赵毋恤还能依靠带着赵氏外出创造新辉煌的名望趁着,一旦赵氏代国与原国再次交锋并惨败,回归的风潮势必会狂卷,原国那边插一脚将直接让赵氏再次分裂。

    赵获当然能听出赵毋恤在自嘲,一点没有客气,笑呵呵地说道:「伯鲁乃是原国九卿,未来三公可期。」

    智开身上有一半赵氏的血脉,轮到他执掌原国,还真的很可能让赵伯鲁成为三

    公之一。这不取决于赵伯鲁的能力,纯粹就是血脉的关联摆在那里,能够增加智开和蔼可亲的属性。

    赵获又说道:「你若一死,即便赵氏不合一,愿意让出河套,原国恐怕亦无赶尽杀绝之意。」

    话很难听,却是让赵毋恤笑了。

    长久以来看似智瑶与赵毋恤没有互动,其实双方在大体战略上的互动很大,包括赵氏从代国离开,原军没有尾随进剿,以及明知道赵氏代国栖息在九曲之地,原军只是进行在附近例行巡逻,从未发兵超过五万进犯。

    赵毋恤伸手出去接雨,嘲弄一般地说道:「智瑶一再逼我远遁,视我为向外开拓马前卒,我岂能轻易使之如意。」

    这些只能意会的事情,赵毋恤品味出来之后,从未对赵获以外的第二人提到半句。

    其实,赵毋恤一开始也没有看懂,原以为智瑶一心一意在对付中原以及南方诸侯,直至发现原国没有将秦国残余势力剿灭,同样是一再逼迫秦国残余向西,才品味出智瑶的意思。

    赵毋恤故意塑造出赵氏代国在原国威压下朝夕不保的氛围,主要是不甘心让赵氏退出中原的历史舞台,再来也是利用恐慌加强自己的统治,期望自己的势力真的能够一再壮大,找到机会与智瑶较量一番。

    本来的一切都很顺利,楼烦一再被挤压生存空间,林胡也在赵氏代国的兵锋下步步后退,甚至出现了一些不属于楼烦、林胡、白翟的中小部落相续投靠赵氏代国。

    赵毋恤算过,按照当前的趋势,有个三五十年的时间,赵氏代国将会成为一个人口过百万,能够征召出三十万引弓而射之士的强大势力。

    三十万能骑马射箭的士兵?这还要感谢智瑶将马镫和马鞍搞出来,后面赵毋恤也窥探到了马蹄铁的存在。

    单纯的异族势力,他们哪怕是知道「三件套」的存在,以各方各面的生产力也很难全面普及。

    赵氏代国不一样,赵毋恤从原国的发展窥探到匠人的重要性,条件再艰苦也会极力培养更多的匠人,掌握着方方面面的技术,真不是其他异族势力那种想做做不到的局面。

    当然了,赵毋恤也万分清楚一点,原国……或者说智瑶不可能给赵氏代国三十年或五十年的时间,最快会是原国跟楚国打完立刻发兵北上,再拖也不会拖得超过十年。

    现在,赵获看着赵毋恤的背影,大体上猜到赵毋恤心里的想法了。

    很早之前,赵毋恤就在内部说过,死前会将赵氏重新交到赵伯鲁的那一脉手里。

    原版历史上的赵毋恤说到做到了。

    在这个历史版本,赵毋恤不止是兑现自己的诺言,其实也有必须做的理由。

    赵获比较干脆地问道:「何时一分为二?」

    赵毋恤一脸不悦地说道:「明知故问。」

    这不是楚国还没有灭亡,原国也没有大军北上的迹象吗?

    赵毋恤非常想证明自己,有了可以选择的后路选项之后,尤其想要让世人看到自己的能力。

    「我派人邀请义渠结盟,想来必为原国探知?义渠拒绝结盟,来日必会大军进犯,便是原国出兵机会。以智瑶贪婪,或想一次灭亡义渠与我?」赵毋恤虽然用的是问句,表情却无比笃定。

    赵获懂了。

    不甘心的赵毋恤还是想算计原国,最好能够歼灭原国的一支大军,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之后,也是证明赵氏的实力,该轮到赵毋恤将自己的势力一分为二,愿意投奔原国的回归中原,不愿意的那一部分跟着赵毋恤踏上征战域外异族的征途。

    说白了就是赵毋恤认输,却是不完全的认输,为了原国的赵氏委屈自己,充当智瑶的马前卒。

    赵获说道:「秦地

    中行氏乃是老对手,中行寅或有小聪明,用兵则是实在不堪。」

    赵毋恤摇头,道:「智瑶如何不知中行寅,怎会使之为将?想来,若非司马穰苴,便会是阳虎。」

    赵获比较认同赵毋恤的猜测。

    原国实际上已经快进入青黄不接的时代,老一辈战功赫赫的人年龄日益增大,新一辈则是暂时没有谁证明自己。

    这样的情况下,作为一方统帅的人选不难猜,选来选去也就那么几位,其中的孙武已经不再适合统兵作战。

    那个要看第一波攻打楚国的原军统帅任命人选,最大的可能是智瑶用顺手的司马穰苴担任统帅。

    不是司马穰苴来秦地,剩下的可选战将其实也不少,比如智徐吾、程朔、阳虎、籍秦、高强等等,甚至有可能是智开。

    赵毋恤脸上笑吟吟地说道:「若是太子开,我这位叔父便可好好为之上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