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新篇 544章 由王兜底

新篇 544章 由王兜底

笔趣阁 www.52bqg.net,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星海中,世外之地,短短半个月,如同进入百战时代,庞大战争阴云笼罩。

    部分负有盛名的超凡者都短暂安静了,尤其是散修,怕被征召与邀请等。

    数日间,已经有出名的强者接到信笺,或直接被登门拜访,请他们出山。

    当然,这种人都格外强,不然也不会被这么重视。

    人们愕然,发现主要是刺青宫、归墟等四大道场在行动。

    他们都这么强了,占据绝对优势,还在积极请名人入局?

    “我们可不是腐朽的大船,注定将要沉没,而是书写新战绩者,请友人共襄盛举,同沐道韵,青史上留名。”

    四大真圣道场的使者这样回应,相当的有底气,连发言人都在彰显自信。

    这是明着在奚落五劫山完了,马上就要被爆杀了!

    相对而言,五劫山动静不大,没怎么去请人,也就是通知了本阵营的名宿做好准备,大概无法避开血战,被对面的人盯上了。

    五劫山士气低落,这是事实。

    他们不主动请人,没有联系曾经的故友,自然是不想害人。

    到了这一步,谁都清楚,双方阵营对比,实力差距明显。

    五劫山不想害人,不想让各方老友为难,不愿给别人添麻烦。

    而在现世中,很多人都保持沉默,在这种大环境下避免说多错多,惹来祸端。

    然而,超凡网络上却没那么压抑,相反气氛越发活跃,有各种热议。

    人们同情弱者,兼且五劫山名声不错,众人看他们沉寂,纷纷支招。

    “不能不请人,寻找那些没几年可活的老怪物,无牵无挂的独行客,请他们出山,这种人不怕四大道场,且心中无惧。”

    “没错,输人不输阵,即便要死,也要在灿烂中落幕,打断四大道场的骨头,哪怕输了,全部战死,也要让对手感觉痛,让他们血淋淋,去请人吧!”

    网上出奇的一致,觉得五劫山太沉闷了,要绝地反击才行,哪怕注定要灭亡,也要璀璨,重创对手,杀出风采。

    “我知道一位老异人,无儿无女无徒弟,也无未来,身有道伤,自身腐朽了,人生无希望,是典型的四无老人,可以请出来!”

    有人都主动帮着提供名单。百度搜索:深空彼岸

    要不要拒绝,还是说象征性地派出去几个人?

    在这种大背景下,相关方真的很为难。

    黑金狮子族有超绝世站出,隔空喊话:“五劫山就不要害人了。各位,大势明朗,眼睛擦亮,这都不需要选择,一眼可看到原始血战的结局”

    他现身说法,并拿自己的族群举例,说这就是在选择最正确的道路。

    他这样反咬,负面影响还是很大的,具有很强的冲击性。

    “人生的选择很重要,不要与大势为敌,站在历史的对立面!”天猬族的族长亲自站了出来。

    “我劝五劫山的各位同僚,一旦开战,最好不要血拼,该低头时就低头,或许还有活路。”双头族的异人对五劫山喊话。

    毫无疑问在大背景面前,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更能体现来。

    五劫山要出去请人,还没开口呢,部分曾经有交情的族群与门派等,就提前来信,告知了各种难处。

    伍临道亲自回应,表示理解。

    事实上,五劫山真请人了,但主要是冲着散修中的顶级异人而去,没去各教。

    被找上的异人愕然,因为,五劫山不是请他们加入要血战的阵营,而是为逝者的观测站拉人。

    “嘶!”连异人都勐吞了一口超物质,还能这样操作?

    “逝者大人说了,加入他观测站的人保证不会出事,且事后会得到他亲自指点!”

    一位超级化形违禁生灵竟做出这样的承诺,让前路已断的异人着实挡不住这种巨大的诱惑。

    接下来,五劫山的人积极行动,开始拉人!

    “牛靠!”有人得悉后,觉得逝者要间接参与,会让招募的人下场。

    虽然还未公开,但是小道消息开始流传了。有项级异人加入逝者的观测站了。

    这时,部分人认为,观测站是有意留下的后门,可以进行骚操作。

    四大真圣道场的人坐不住了,如果观测点的人突然出手,而后突兀消失,还不让别人进观测站搜查,这会无比麻烦。

    刺青宫和纸圣殿背后的神秘强者余尽发声,质问逝者,真要打破常规,涉足原始血战吗?

    “你这是污蔑我的清白,到时候你可以看着,我究竟有没有干预,没有证据的话就闭嘴,我的人格不容你侮辱!”逝者义正辞严的交涉。

    “行,我等着!”余尽没多说,他会盯着这件事,身为最强级数的存在,他不憷逝者,到时候无论发生什么,他都有底气接着!

    之后,四大真圣道场不只是再找“名人”去“共襄盛举”了,提高警惕,也开始寻觅战力超常的散修。

    一时间,双方竟开始抢人。

    原本五劫山没戏,谁会和自己的生命过不过去,不会有异人加入,但若是加入逝者的观测站点,那就不一样了。

    王煊看着通讯录,开始联系一批强者,真正的天纵奇才。

    “绯月,我是孔煊。”

    第一个人绯月联系上了,通讯器那边传来她的笑声,竟反过来请求视频。

    接着,超凡通讯器立体投影,显照出如也边的情况,阳光,沙滩,碧海,扶桑树,海岛,还有通天的巨型椰子树,以及远处一片雪白的大长腿。

    王煊眼晕,道:“你在做什么?”

    “起源海渡劫中。”绯月露面,身材火爆,穿着清凉,只有绿金内甲遮住要害,雪白的长腿,纤细的腰肢,吹弹欲破的俏脸,醉人的眸波,鲜红的唇很具有魅惑感。

    毫无疑问,王煊联系的人是从黄昏奇景中放出来的绝顶奇才,这群人都有5破的根基,是被历史铭记下的人物,个顶个的能打,其中不乏极道破限

    者。

    比如,绯月曾经打得超凡中心一代人抬不起头,擅长元神剑经,昔日,被一位境界比她高的女绝顶异人按死。

    她被关押了太久的岁月,哪怕回归279年了,她也无比卷恋世间,行走在各地,活得无比舒心与潇洒,当然,也没忘记苦修。

    这群人都欠了王煊很大的人情,是被他以地狱的圣皇、天神......以及不少城主等堆在一起,给等价置换出来的。

    由于是以地狱真仙级的城主等换出来的,他们出来时也是这个境界,但是他们都很欣喜,觉得可以重头来,不是坏事正好可以要弥补昔日在修行路上的一些遗憾。

    而且,他们重修起来,速度也会超快。

    甚至,有人想更进一步,成为终极真仙,在这个层面死磕一些年,然后再上路!

    “我猜,你应该是为五劫山和四大真圣道场的原始血战找我吧?没问题,天仙之中我无敌,以一杀百,帮着你想救的人斩首过百,毫无压力,我可以带部分人获得退出战场的资格。”

    绯月很痛快,都没用王煊多说,就知道他的来意,主动点破并答应了。

    “好,但也要确保你自身的安全。”王煊点头。

    接着,他开始联系第二人程海,擅长开天拳,刚勐霸道无比,没几个人接得住,他当年死在高等精神世界,不然他在肉身领域难寻抗手。

    “没问题!”程海痛快地答应了。

    昔日,王煊在黄昏奇景中,身上也就多出来两部超凡通讯器,留着备用,分别给了绯月和程海。

    他们成功离开地狱,回到现世后,其他人才陆续去加王煊的超凡通讯号,但彼此很谨慎,平日不怎么联系。

    今天王煊逐一拨过去,有的人爽朗地答应了,但也有人为难,迟疑,没有第一时间答应。

    王煊并不感觉意外,他们回来279年了,早已了解现世的具体情况,应该很清楚,四大道场强势,五劫山处境堪忧。

    在这种让人窒息的氛围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取舍,有什么反应都不意外。

    人和人不一样,有的人受过恩惠后,总想着报答,有的人则要权衡一番,还有些人甚至会澹化过往的恩情。

    果然,一番通讯后,有人沉默后,最终回拨了过来,表示歉意,说这次无法出手,拒绝了。

    另有一部分人不在通讯服务区,目前失联,暂时找不到人,不知身在何方。

    随着时间流逝,一天一天的过去,气氛愈发凝重,五劫山和四大道常间,极度紧张,如同冰河时代到来,冻结一切往来与关系等,在场外抢人时甚至发生过***。

    不久后,凌清璇来电,道:“孔煊,现在情况有变,我们就是想交易,也没法直接庇护你的那些故人。”

    王煊点头,这是实情。百度搜索:深空彼岸

    紧急联系王煊,告知他一些很不好的消息。

    “什么情况,不用急。”

    “从黄昏奇景中出来的这批超凡者,有人可能加入了五劫山对面的阵营中,为四大真圣道场出力!”绯月神色凝重地告知,并快速提了几个名字。

    王煊略微沉默,目光变冷。

    他可以平静地接受有的人退后,选择自保,这次不参与原始血战,但是,绝对不会容忍有人这样做。这是直接站在他的对立面,帮他的对头去了。

    昔日,他将这些人解救出来时,只是从部分人那里选择了一些经文,而有些人的经文,他都没看中。

    这肯定不是等价交换,这批最顶尖的奇才都认可他的恩情,表示回去后要回报,这也是王煊找这些人相助的原因。

    而且他确定,这群人都可以一杀败,能够自保,随时退出战场,完全没有问题。

    结果现在有人在前面婉拒了他,后面他就从绯月这里得知,有些人暗中竟是站到了对立阵营的战车上。

    当年,王煊做出过筛选,那些人的心灵之光确实都带着感恩之意。

    但是小300年过去了,重回繁华世界,受超凡中心大环境等影响,有些人或许是恢复了本性,或许是重拾曾经的自信,总之人心易变。

    王煊开口:“你告诉他们,如果现在退出,两不相帮,我不怪他们。不然,真要在血色战场被我遇到,别怪我不客气。”

    绯月提醒:“这样说的话,有些人可能会更不服。毕竟,有些人曾是异人,而有些人底子很厚,在出地狱前就发誓,要死磕终极破限这条路。

    虽然不见得成功,但这种人走在一起,再加上寻回了上一世的部分道行,重炼了杀阵图等,都将会极度危险。”

    王煊道:“没事,这次如果非要有人体现出狼性十足的姿态,站在对立阵营,我怎么带他出来的,这次我就怎么再将他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绯月依旧神色严肃,黛眉微蹙,道:“对面,如果万一出现了两三纪才见到的终极破限者呢?”

    “不用担心,由我兜底!”王煊声音不高,但是很有力量。